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如此,倪兄也定有出奇之处。”
罗天微微笑道。
“一介俗人,贪财好色,不知道是不是出奇的表现?”
伍旭没想到罗天会这么说话,分明愣了一愣,随后干笑回道。
“倪兄还真是幽默……”
罗天也回以一笑,没再多言。
坐在主位上的老妇人,见此情形,摆了摆手,拂动衣袖道。
“来者是客,倪公子请坐。”
快穿之做好事不留名 糯米水晶糕
罗天闻言向老妇人拱手坐下。
“多谢夫人。”
老妇人眼眉透着一股精神,等罗天和伍士都坐下之后,抬起手中的酒杯道。
“这第一樽酒,便敬倪公子,有朋自远方来,当此一杯!”
言罢,老妇人率先饮下,破有一股女中英杰的豪爽范。
罗天见状也不含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清冽的酒入喉,罗天不由的愣了一下。
这酒没有罗天想象当中那么烈,反而还有些清淡,有种下世的果酒的感觉,只不过,调制酒的味道,分明加了很多不一样的物料进去,闻上去是烈酒的风味,品尝起来,有一股清凉之意,喝这就,反而还有些提神醒脑的感觉。
“多谢夫人款待!”
罗天没忘礼节,道谢起来。
老妇人见此微微一笑,罗天不卑不亢,不偏不倚的态度,起码是端正的,比起在城主府门前的轻狂,让老妇人更加欣赏。
“倪公子不必多礼,我听士儿说,倪公子出门还带上了夫人?为何今夜晚宴不见她来?莫不是有顾虑不周之处?”
罗天微笑着回应道。
“夫人亲自嘱托,管家打理的都是干净的上房,实在是几日舟车劳顿,夫人有些乏了,特让我向夫人赔罪!”
老妇人闻言连连点头,像拉家常似的,亲切的问道。
“如此说来,倪公子的家乡并不在天离城范围之内,还是外国之客了?”
罗天眼睛微闪,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不过,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罗天心里还是有一些疲倦。
不过,看在伍士的面子上,罗天还是表示理解。
如果是平时倒还好,眼下,天离城大乱之际,又来了一个陌生人住进来,如果不问清楚,确实很难安心。
想到此处,罗天便微笑着回道。
“算是吧,确实不是天离城地界。”
老妇人微微点头道。
“我观倪公子举止不凡,衣着岁不华贵,却也精致,倒不像普通人家的子弟!不知倪公子家乡何处,由何而来?”
罗天闻言笑了笑,假装脸上有几分为难,轻声回道。
“夫人看错倪安云了!”
老妇人眉头一挑,好奇道。
“哦?难不成倪公子还是普通人家?据我所知,这等上好的织锦,如此工艺。就连城主府也不多见吧!”
罗天低笑一声道。
“倪某一介平民,怎敢和城主府相提并论?就连我身上的衣物,都仰赖我的媳妇,要不然,粗布麻衣任此生了!”
老妇人眼睛微闪,好像有些惊讶罗天会这么说。
毕竟,无论天上地下,这男男女女倒没什么不同。
特别是在仙界这样古代社会中,男尊女卑也是有的,城主府内不会发生,却在民间流行非常广。
听罗天这么一说,自然都明白罗天的言下之意,是靠媳妇的男人,人们第一时间会在脑海里想到小白脸三个字。
可再看罗天的表情神态,好像一点都没有因此羞愧,或者不好意思……
倒是有点沾沾自喜……
老妇人反应也比较快,伍旭和伍战都面露沉思,老妇人立刻问道。
“原来如此,倒不知尊夫人是哪家千金?”
罗天听后假装停了一会儿,面露难色,老妇人见状,笑着摆手道。
“倪公子无需难为情,老妇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唯有此字,能够挣脱世间一切束缚,人嘛,在一起开心就好,不必因为家世这等虚物阻拦!”
老妇人只当罗天是有些羞愧了,却没想到罗天眉头一挑道。
“夫人说的是,我和我家娘子便是前尘之缘,今世相定!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们也绝不会分开……只是……”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妇人听着感慨万千,微微点头,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有什么难处?”
伍士明白罗天为什么说不出口,想了想后,起身道。
“娘,倪大哥和嫂子相敬相爱,羡煞世人。只是,两人的身份有一些差距,所以……嫂子愿与倪大哥浪迹天涯,共度余生,前尘往事,过去的就都过去了,不用多提!”
伍士出面,自然就解开了老妇人的疑惑,也让大家都明白过来。
伍战听了这话,一拍桌子站起来,举起酒杯来到罗天面前,满脸激动道。
“牛啊!倪兄!我伍战一开始还以为你就是一个攀权附势的小白脸,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一段往事!堂堂一家贵族千金,居然扔下一切,与你浪迹天涯,倪兄!我敬你一杯!”
罗天听后哈哈大笑,对这个伍战的直爽性子,罗天还是非常看好的,也举起酒杯,深深的看了伍战一眼道。
“战兄如此感慨,难不成也看上了某个普通人家的姑娘?”
伍战没想到罗天一句话就戳到了自己心里的秘密,慌乱的闪了闪眼睛,只是回道。
“佩服佩服!”
说完,匆忙将杯中物一饮而尽,脸上微红。
幸好,伍战这些动作和表情,只有罗天注意到,不由会心一笑。
老妇人见此无奈的说道。
“伍战,不要胡说八道,什么小白脸!”
罗天见此立刻说道。
“夫人,不必介怀,我倒喜欢战兄直率的性格。往后,战兄若有疑惑,尽可找我。”
伍战虽然五大三粗,但也理解了罗天话中的含义,不好意思的向罗天拱了拱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老妇人随后又端起第二杯酒道。
“第二杯酒便是我这个儿子了。”
说着,老妇人将慈爱的双眼放在伍士的身上,颇为感慨道。
“我这小儿子,从小就爱习什么武学,对朝堂之事或是领兵之能都不感兴趣,我这个母亲也是操碎了心!”
“不知不觉,我这三个儿子都长大了,老三也二十二了,你们的父亲也病倒了……”
说到这里,老妇人的眼中闪起一模晶莹。
伍旭和伍战皆是扼腕叹息,伍士立刻起身,跪在老妇人的面前道。
“母亲,儿回来了!请母亲不要伤心,无论有什么事情,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都能度过!父亲的病……儿子在外游历多年也不是白跑的,认识不少奇人,待我之后传信于几位朋友,他们定然会前来相助,兴许能解父亲的病症!”
老妇人闻言高兴的连连点头,慈爱道。
“我儿快起,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父若清醒,也一定会高兴的!”
伍士刚起身,坐在上方的伍旭微微皱眉道。
“母亲,三弟,父亲这一病,已经病了十几日了,天离城甚至周边的名医都来看过,结果……不用多说,就连腾龙帝国的商御医都来看过。眼下,父亲的病自然还需遍寻名医救治,可是,天离城的乱象更需厘清!至于三弟所说的江湖奇人,我觉得,在这个紧张的时刻,就不必请到天离城给父亲看病了吧?不过是一些江湖中人,到底是什么底细,是不是骗子,谁也不知。如果打扰父亲的休息,或者做出错误的判断,反而影响父亲的病情!”
伍旭的言语之中,明显对江湖里的人没多大的好感。
伍士哪里听得了这话,他自小懂事就出门游历,可以说,家是港湾,这些朋友就是自己在外最亲的人了。
当即,伍士回嘴道。
“大哥这话实在有些偏颇,江湖中人也不全是那些只会招摇撞骗的骗子!况且,我认识的朋友,五湖四海,都是有真正本领的人。怎么能这么说他们呢?”
伍旭却微微摇头道。
“三弟,你就不要犯傻了。你看你,从懂事起就在外游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然也学了一些武艺,可又有什么用呢?什么剑圣,修仙,那都要雄厚的资本做基础。不说其他,眼下这个困局,你这一身武艺,又有什么用处?”
“天离城大乱如此,甲士林里,幸好你二哥在军队有些威望,否则,我家早就恒遭不测了!再说天离城的政策,大乱伊始,我便闻道风向不对,诸多筹划布置,才没被那群贼臣子将父亲的城主位置夺下来!”
说到这里,伍旭好像有些生气了,骤紧眉头道。
“你还小,但是也二十有二了,往后,还应该多多给家中助力才是!别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免得自误!”
好像感觉到自己说话有些重了,伍旭拍了拍伍士的肩膀,低声道。
“大哥的话说的有些重,不过都是为你好啊!”
伍士听着,沉默不言,只是低着头。
如果是平时,伍旭说这些话,老妇人或者是城主,一定会帮伍士说话,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伍士的追求,家里也负担的起,总比那些在外只知道闯祸,流连莺歌燕舞之地的纨绔子弟好。
可是,眼下城主府的维持都摇摇欲坠,颇有一种日暮西山,摇摇欲坠的架势。
伍旭这个时候的教训,作为家里的长子,又是父亲病重之后的顶梁柱,自然是有力度的,就连老妇人也没打断伍旭……
“大哥……”
伍士缓缓抬起头,嗓音沙哑的说道。
“大哥怎么说我都可以,可是,我的朋友绝不是大哥嘴里招摇撞骗之辈!他们都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才隐于田野!”
伍士的义气,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伍旭却更加生气,声音都有些怒意。
“伍士!你还替那些人说话!什么苦衷,若非作奸犯科,或者是偷鸡摸狗之徒,何必隐藏田野之间?我以为你在外多年,不会再这么幼稚了,没想到,还是这般思考。难道,你那些朋友有家里重要?有父亲的病重要?”
伍士被说的面色通红,咬牙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想请他们来给父亲看病!”
伍旭一挥袖道。
“什么请不请的,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些人我会让他们进城主府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进来!眼下,父亲病重,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这些人也不要再联系了!”
伍士自然不肯,握紧拳头道。
“大哥!你不能这么说我的朋友!”
“什么朋友!你家都快没了,如果没有这个家,你以为你那些围在你身边的朋友都图什么?不就是看中你是天离城城主的儿子,看中你的大手大脚!哼!”
“绝不是这样的!”
伍士不服的昂起脑袋道。
眼见两兄弟快要吵起来了,老妇人唰的一声站了起来,怒视俩兄弟道。
“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母亲吗?”
两人一听这话,纷纷跪下。
老妇人见此冷声道。
“眼下,你们的父亲病倒,天离城偌大的摊子,只有你们能够接下来!此处的百姓,不应该因为这些而失去故土,失去自己的家!”
随后,老妇人又说道。
“伍士,你也这么大了,家里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你也应该有些担当,不要再做意气少年!!”
伍士咬了咬牙道。
“母亲,你也不相信我的朋友吗?”
老妇人见此,微微叹了一口长气,摇头道。
“士儿,若是从前,母亲绝不限制你的自由。可是眼下,你既然回来了,你可知道,这天离城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你?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城主府的意见!此刻,就算你继续浪迹天涯,母亲也不放心。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将你绑去,威胁母亲,你让母亲要如何?”
伍士听了,心头一颤,立刻俯下身子,磕头道。
“母亲……”
老妇人摆摆手道。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你父亲的病,还需良医相看,你浪迹江湖这么多年,我相信你有起码的认知。你父亲你也看过了,如果你有把握,自然可以找来,若是能将你父亲治好,我伍家,绝不会亏待他!”
伍旭听了这话,连忙直起身子,像是要说什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