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这是一个陈氏版的分赃协议。
世家的钱,一人一半,所有获得的土地,关内算李家的,关外算陈家的。
很合理。
李世民觉得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且这关内诸世家的债务,当然是他李世民亲自去征收,关于这一点,是很头痛的问题,陈家是肯定干不了的,唯一能干的,就是李世民了。
至于关外的河西之地,其实本就不是大唐的疆土,何况陈家还许诺给出一大笔的钱来建别宫,这样算下来,其实李家才是这一次精瓷事件的最大获利者。
虽然世族们拿着土地质押了六千万贯的贷款,可要知道,他们质押的土地,可绝不只是六千万贯这个数目,依着陈家的谨慎,十贯的地,给你两三贯的贷款就算不错了。
所以某种程度来说,这土地和田产的价值,至少需要翻三倍才可。
真要算起来,李家至少占了七成利,而陈家乃是三成。
即便是这三成,陈正泰还打算拿出大笔钱来营造别宫,若是连这个也算一起,那么李世民就真的赚大发了。
李世民一下子觉得自己年轻了,生活变得有了趣味。
他双目放出精光,脑海里疯狂的计算,最后得出了结论……这一次真的赚大发了,血赚!
李世民忍不住道:“那这些世族们呢……接下来会如何?”
血色之雨衣 空狐
“儿臣不知道!”陈正泰苦笑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儿臣一概不知。至于精瓷的行情,世族们该怎么办,其实……儿臣自己也没有任何的预料。想当初儿臣以为……推出精瓷,能挣几千万贯便足矣,可哪里想到,到了后来,事态完全失去了控制,最后的结果,其实儿臣也在出乎预料之外,只知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世民却是想得很深,眯着眼道:“这些人……不会作乱吧。”
陈正泰认真地想了想道:“作乱的基础是什么呢,儿臣读史,发现王莽篡汉,建立新制,从字面和律法上来看,每一处……都很漂亮,譬如释放奴婢,抑制豪强,建立公平的土地制度。可是最后,王莽为何会失败呢?”
这诺大的太极殿里,只剩下了君臣二人,李世民此时听陈正泰说出一连窜的疑问,此时也绷着脸:“难道不是王莽的新制……有许多的弊端吗?”
“不对。”陈正泰摇摇头:“王莽的新制可谓完美,无论是平抑物价,释放奴婢,又将盐、铁、酒、币制、山林川泽收归国有,将耕地重新分配,这哪一样,不是惠民之政呢?可最终天下还是大乱了。”
李世民若有所思:“你来说说看,这是什么缘故。”
“陛下一直说,要以史为鉴,所以儿臣一直都在读史,读到这里,总是读不通,你看那些释放的奴婢,他们为何也要跟着一起去反抗王莽,分明王莽取消了他们奴婢的身份,还了他们自由之身。于是儿臣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王莽的改制,彻底的打击了以往西汉豪强们与皇帝共治天下天下的基础,而这些措施,确实针对了当初东汉王朝的弊端,进行了改良。可这王莽唯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此,他看出了弊端,选定了一个摧毁这弊端的制度,可是……他没有办法建立一个新的制度,只说释放奴婢,可奴婢释放之后,该如何安置呢?只说平抑物价,可平抑物价,若只是法令上说说而已,那么如何执行,怎么执行?于是被释放的奴婢虽是表面上得了自由之身,可实际上,他们却需承担给国家的税赋,他们不知该如何安居乐业,因为他们从前是依附于豪强的,不需去思考其他的事。可没有了这个保障,人就要挨饿,就要受冻。所以人们宁愿为奴,也不愿做庶民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这史书,算是读进去了。”
陈正泰接着道:“所以……现在世族们怒不可遏,等于是通过了精瓷,毁灭了他们的根基。可是……倘若这个时候,陛下不立即开始一个新的制度,如何能安定天下呢?其实……儿臣已经防范于未然了。前些日子,儿臣就已经开始大兴土木,要修建铁路,建西宁城,甚至为了陛下修造宫殿,这浩大的工程,所需投入的乃是数千万贯,所需的粮食更是不计其数。陛下……儿臣并非是吃饱了撑着,非要建一点啥,其实……这也是为了应对当下可能产生的风险啊!想想看,世族失去了根基,可他们还有许多的部曲,有无数的奴婢,许多人依附于他们生存,若陛下只打击世族,靠着精瓷,夺取他们的一切,却没有一个安置天下百姓的方法,那么大乱只怕很快也就要来了。大量的工程,看上去野蛮,投入巨大,可是……却可以大规模的雇佣百姓,让他们开矿,让他们冶炼,让他们修路,让他们建城,任何一个流离失所的人,他们但凡活不下去,便可招徕去关外,可以在关外安居乐业,那么……谁还会受世族的怂恿,反抗朝廷呢?”
“陈家虽是表面上获得了上亿贯钱,可实际上,钱是无用的,钱唯一的用处,就是调配资源,想办法通过许多的工程,最后又流入到无数的百姓身上,这样才是定海神针。其实……迄今为止,陈家编出来的预算,已有七千万贯了,真正的现钱,只剩下五千万贯,甚至在未来,陈家还想修筑一批新的工程,招徕更多的一些百姓,也可以惠及更多的人。至于陛下……得了这一亿二千万贯,还有无数的土地和田地,儿臣以为,也该当借此机会,进行一些举措,以稳定天下。”
李世民倒吸一口凉气,这转眼,陈家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
细细想来……这陈正泰真是大臣们的楷模啊,大量的修筑工程,这不正是稳定天下的最好方法吗?
也亏得他想的出,当初陈家各种工程报到李世民这儿时,李世民还以为这家伙又抽了风,现在细细一想,还真是为国为民的举措。
当然,陈正泰有一点没有讲,从经济学而言,陈正泰不过是将钱转化为了陈家在关外的重资产而已。
而这些重资产未来可能产生的收益,也可能无法计算。
不过以李世民现下的经济学知识,此时唯一的念头大抵就是,你看陈家亏了这么多,表面上是赚了大钱,实则却已所剩无几,真是好人啊,自己没赚几个,好处都给宫中了。
李世民不由道:“新政,是啊,该是时候实施新政了!前些日子,那邓健不是上书请求分发永业田吗?这个奏疏很好,天下百姓,怎么能够没有自己的耕地呢?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朝廷也无法从他们身上收取税赋,这样的大唐,百姓们要之何用?除此之外,朕也要拿出钱来,改善一下天下的民生,此事,朕要好好谋划一二才行。”
陈正泰感慨道:“陛下真是圣明。”
李世民却是深深看了陈正泰一眼道:“不,你才是朕的张良啊,朕也奇怪,你怎么有这么多坑人的算计。”
陈正泰便立即板着脸道:“这是什么话,儿臣……”
“对。”李世民点点头,此时大喜道:“当然不能算是算计,是利国利民的深谋远虑。可惜你竟连朕也一直瞒着。”
陈正泰便道:“这是儿臣的错,儿臣……实在罪该万死,实在不该隐瞒陛下。”
当然,李世民是不会计较的,在他看来,陈正泰不说自也有他不说的道理的!
此时,李世民站起来,精神奕奕地道:“无妨,只要你认为对的事,就放胆去干便是了,其实……朕也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想不到精瓷这等法子而已。”
君臣二人,决定促膝长谈,一下子……如同寻觅到了知音一般,像是有着许多说不完的话。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收尾,接下来……又该怎么花钱。
太极殿里的长明灯冉冉,张千则默默地守在殿外。
这寒冬腊月的,站在外头看着里头灯火通明,难免寒气入体,张千便将手缩进长袖里,脖子也微微地缩进衣领里,在外不停地跺着脚。
他看着这昏暗的天空,心里忍不住羡慕妒忌恨地嘀咕道:“这陛下……有啥话要和陈正泰说这么久的啊……”
………………
而另一头,朱文烨踉跄的出了宫。
他此时悲从心起,已知道事情可能要到最糟糕的局面了。
可是……他这时才发现自己是渺小的,弱不禁风,在这滔滔大势面前,不过是一粒泥沙而已。
朱家肯定要完了,江左朱家……鼎盛了数百年啊。
还有学习报,学习报不知如何了。
宫外……昏沉沉的……门可罗雀。
此时……却有一辆马车缓缓来到他的跟前,马车上的车夫看着他道:“可是朱相公?”
“不……不,我不是……”朱文烨有些惊慌,第一个念头便是摇头否认。
他现在已是天下人的敌人,或者说,即将成为天下人的敌人,暴露自己的身份,随时可能被人当街打死的。
这时……马车里却是钻出了一个妇人的脑袋来,凄厉地唤道:“夫君。”
朱文烨抬头一看,这不正是自己的妻子吗?
他忙是打开了车门,车里头,不单有自己的妻子,还有自己的三个孩子,最大的儿子,已有二十多岁了。
他们……他们难道不该在江左……怎么……怎么跑来了长安?
蜕变血神
于是朱文烨惶恐不安的看着车夫,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金牌 神醫 腹 黑 寵 妃
“朱相公的妻儿们,是一个月前,我家殿下请来的,当时伪造了你的一份家书,让他们赶紧来长安相会。殿下还说了,这个时候……朱相公只怕已是走投无路了,现在朱家已经没有办法保全了,可是朱相公和朱相公的妻儿们,却可以保全,当然,这全凭朱相公自己的意愿,朱相公若是想留下,也绝不会强人所难。可若是朱相公想走,鄙人这就带朱相公先去关外,到时候……会留几百贯给朱相公谋生,至于往后……朱相公要做什么,便管不得了。”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免得朱相公被人认出,等到了关外之后,少不得要给朱相公换一个全新的身份的,只说是高句丽的逃人,这性命和出身,都要改一改,如此方才可以隐姓埋名。”
朱文烨本是悲不自胜,可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事到如今,这是唯一的生路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儿,忍不住道:“这是郡王殿下交代的?”
“正是。”
朱文烨也不知是感动还是哀叹自己的身世,竟是流出泪来,口里道:“想当初我与他文斗,没有少奚落他,哪里想到……他终究还是想留我一条活路,这样的恩德……我朱文烨,将来定要报答,送我们走吧,就去关外!”
说罢,他毫不犹豫的登车,坐在了车厢里,与自己妻子并排在一起,手里抱着自己只有六七岁的幼女。
马车已开始动了,朱文烨为了防止泄露自己的行踪,连忙将车帘拉上,在这漆黑的车厢里,略有一些颠簸,只从窗帘的缝隙,可看见这年关时的街头,和往年全然不同。
沿街上……到处都是抱着瓶子的人,他们似乎在想尽办法地将瓶子卖出,只可惜……行人们神色匆匆,丝毫没有提起一眼的意思。
朱文烨叹了口气,眼中透出痛苦之色,忍不住喃喃道:“没想到,我竟成了千古罪人哪……”
…………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崔志正已疯了似的回了自家府上了。
在宫中夜宴,喝了些许的酒,可这肚里的仅有的酒意,其实早已被吓醒了。
他一到府上,这府上的男女早已一窝蜂的涌了上来,焦急万分地道:“怎么办,卖不卖,现在到处都在卖了,阿郎,价格又跌了,跌到了一百五十贯。”
刚才在宫中还说是一百七十贯,现在就已有人一百五十贯卖出了。
崔志正急道:“一百五十贯,可以立即售出吗?”
崔家囤积瓶子囤积的比较早,所有的瓶子买来的均价,也不过一百一十贯而已,倘若一百五十贯,若真可以卖出,却也未必不能止损,甚至还可以大赚一笔。
却有人道:“可只有人喊价,就是没人肯买的……”
崔志正打了个寒颤,连忙道:“卖不出去,那么一百五十贯,也没有意义,这个时候……必须得想法子,赶紧传出消息去,问一问谁肯要瓶子,我们崔家……可以在市价的基础上,再贱价二十贯出售,赶紧去铺面那里打出招牌去,让人上街去……让人……对啦,前几日,不是有几个胡商曾想收购瓶子吗?问问他们,一百三十贯,要不要。”
“那几个胡商,早不见踪影了。”
“那就不必管了,卖,赶紧去卖!有多少卖多少。”
“阿郎,咱们真的卖瓶子吗?”
还有人不甘心。
这可都是当初不计成本,花费了无数心血收来的啊。当初为了收瓶子,可谓是挖空了心思,现在说卖就卖,还真是舍不得。
崔志正忍不住要吐血,这行情,真是说变就变。
当初涨的时候,是一天一两贯的涨,甚至有时候一天几贯。
可现在呢……现在一天就跌了接近一半,即便如此,居然连一个买主都找不到。
他不禁想吐血,涨了大半年,现在居然只是几个时辰,就跌去了这半年的增长了。
这个时候……精瓷不等于成了烫手山芋吗?
崔志正忍不住气急败坏地道:“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在此舍不得,赶紧想办法卖。”
各个世族,在危机之下,终于有了反应。
他们已经开始不顾一切的寻找任何的买家了。
可意想不到的是……以往热心收瓶的人,如今一个都不见了。
一些负责精瓷买卖的掌柜和伙计,溜之大吉,一个鬼影都不见。
以往的时候,大家并不知道市面上有多少精瓷。
大家只晓得很紧俏,人人都在买。
可只有这个时候……人们才察觉到……这本该是物以稀为贵的精瓷,居然多的数不清……
可谓是满大街都是。
还有那一个个巨大的库房里,无数的精瓷好似是小山一般的堆砌着,上头早已蒙上了尘土。
崔家上下,所有人都行动起来。
到处都在寻人,可寻到的人,也在寻他们,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听闻前几日你想买瓶?”
“正好,我也有事找你,你现在要不要瓶子?”
“什么?你到底是要买还是要卖。”
“卖啊,我家里现在一大仓呢,你要多少,我亏本卖你吧,当初一百七十贯收来的,现在卖你一百二十贯,如何?”
崔家人有点发懵,这狗娘养的,又把价格调低了,于是他嚅嗫着,不敢说自己一百三十贯想卖瓶子了。
…………
第二章送到,天地良心虎五千大章继续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