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有些意外,她并不奇怪只是从药单上,李大夫就能看出伤者情况危急,只是对于这么个看起来极其刻板的老者,竟有这么一颗仁心,感到一丝温暖。
“伤者在哪里,要是你不介意,我可以去看看。”李大夫说道。
何止是不介意,丁潇潇恨不得带他飞过去。
“现在城门应该关了吧,估计出城困难。”丁潇潇很是感激地说道,“但是有李大夫这么关心,我相信他的伤很快会好的。”
“在城外?”李大夫略感意外。
丁潇潇点点头:“就是因为他,我才千方百计混进城里。”
李大夫看着丁潇潇,眼神略有不同了一些:“伤者是你的恋人?”
“朋友,是个很好的朋友。”丁潇潇赶紧解释。
“哈哈哈,你说是朋友便是吧。不过,你打算怎么把药送出去?”
丁潇潇看了看窗外,简短说道:“只等三更。”
城外,已经在茶铺老板家安顿下来的众人,不论躺着还是站着的,眼睛都飘在屈雍身上,唯恐他突然炸开。
从丁潇潇被一个陌生男子抱走的那一刻,屈雍就再没说过一句话,一直沉着脸默然不语。
丁一眼下着急的,还有郡主之前究竟有没有留下什么口信,如何交接。
被问了好几遍的丁三,始终否认郡主有留下什么话。
“主子什么都没说啊,就是让我走。”丁三被问的有些烦了。
在城门口唯一一个和郡主接上头的就是丁三,但是他却说郡主什么口气都没有留,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而且当时的情况也不算危急,她为什么急着让丁三走呢?这件事情丁一怎么也想不明白。
侯兴突然开口问道:“主子是怎么让你走的,你把手势再打一遍。”
丁三早就困得睁不开眼睛,本不想再做一遍,但是看到丁一和屈雍都向自己看过来,只能无奈的又 抬起胳膊。
“就是这样啊!”丁三说着举起三根手指,“三这不就是我吗,然后她指着地让我快走。”
丁一一时也挑不出他这话里的毛病,但是总觉得主子应该不会是让他赶紧走的意思。
“况且我当时听了这话点点头立刻就走了,主子也没说什么呀。”丁三觉得主子的态度就是给自己的行为和理解盖了个章,极度认可,肯定没有问题。
丁潇潇却以为丁三是懂了自己的意思,着急回去报信了。
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
屈雍微微皱眉:“当时你们在城门口?”
狠狠打了个呵欠之后,丁三赶紧点了点头。
屈雍又将丁潇潇当时的手势做了一遍:“潇儿当时时候这样的?”
丁三有点点头。
被二世子气出内伤的屈雍终于从愤怒之中抢回点智商,他猛然起身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丁一有点茫然:“约莫一更吧,城主,怎么了?是不是主子有什么危险啊。”
“我们一直不去可能有危险。”屈雍后背一阵冷汗,他有些气恼,自己光顾着发脾气,居然忘了丁潇潇到底为了什么,一定要挤进吉里城。
“去哪,进城救郡主吗?”丁一急忙问道。
屈雍道:“先去城门附近接应她,今晚三更她会把药送出来。”
三人同款惊讶:“三更?!”
里屋的纪程闻言赶紧走了出来:“我也去,药材我比较懂。”
屈雍也没时间耽搁,对他点点头:“只是你走了,临邑万一有什么状况,怎么应对。”
纪程胸有成竹道:“大人情况稳定,已经睡了,短期内不会有太大变化。”
丁一由于担心主子的情况早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听闻能见上一面,恨不得一脚跨到门口去。
“事不宜迟,我们快些走吧,万一情况有变,咱们早些去也好有个安排。”
丁三还是觉得自己理解的没错,轻声咕念着做这种无用功,还不去睡觉。
丁一知道他今天累坏了,主动开口道:“三儿你就不用去了,在这陪着城主和临邑大人吧。”
侯兴道:“我去,人多好办事。”
没多废话,三人拱了拱手向城主告辞,立刻出发了。
屈雍走进临邑的房间,看着他睡的并不安稳的脸,心中五味杂陈。
这几个月对他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可是所有事都天翻地覆了。
他没有身份,没有亲人,连朋友都……
想起柳曦城,他突然心口一冷,狠狠喘了一口气。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屈雍眉头一皱。
刚出门,他们就遇到麻烦了吗?
走出外屋,丁三蹲坐在炕边上,已经睡了。
屈雍熄了灯,轻轻走到门口,听着外面的情况。
“您几位这是……”茶铺老板的声音。
“别提了,吉里城真他奶奶的嚣张,小爷就是晚了半个时辰,那个守卫死都不开门,非让我明天一早再去!”
明明是想骂燕王府事多,却不敢直言,所以便对着吉里城发难。
“我们看这方圆几里,也就您家还宽敞点,能不能借住一宿啊。”
这个声音商量的口气还算中听。
“您就安排我家主人一个人休息就行,咱们在车上对付就行。”
屈雍听到这,微微拉开一条门缝,悄悄向外看去。
披着一件薄衫的茶铺老板对面,探出两个脑袋来,一个东张西望着很是嚣张,另一个年纪大些,很是和气。
茶铺老板为难道:“我们家是稍微多几间房,可是一直没分家人口也多,贵人在此恐多有怠慢啊。”
屈雍见那个嚣张的男子直接挤了进来,脚步看竟是直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了。
屈雍闪在一边,尽量避开他的目光。
“我看这间房就不错,咱们主子住在里边还能跟两个侍从。”男子说道。
茶铺老板很是紧张的跟了过来,满脸陪笑道:“这间房里住了人了,真是不好意思。”
“可以去别的屋挤挤,我们就在这一晚上,我们给钱!”
门口的长者见状赶紧斥责:“休得无礼,客随主便,你得让主人家决定房间啊。还不快出来,像什么样子?”
男子又不甘心的盯着屈雍的房间看了看,转身走到老者身后。
屈雍缓缓卸下戒备,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城主,外头怎么啦!”
丁三揉着惺忪的睡眼,刚刚醒过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