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铸铁之城连接斗技场的廊桥下方,湛蓝的天空飞速掠过两个人影,伴随着陈凌风的尖叫,他和牙狼已经平稳的降落到空中监狱的主体支撑柱上。
直径数十米的金属支撑柱牢牢的固定在空中监狱底部,另一边则深埋于大地之下,正是这些巨大的柱体支撑才能让悬空的铸铁之城屹立不倒。
每根柱体的内部经过精密的设计,安装了供人乘坐的电梯,以便能够将地面上的人直接送往铸铁之城。
犬神传 百世经纶
陈凌风挂在金属支柱的边缘,兀自喘着粗气,那种失重的漂浮感宛如刚从过上车轨道的顶部猛冲而下。
“你…你…好歹也…也事先知会一声吧…”陈凌风双手全是冷汗,死死的抓住支柱外围的金属框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头顶上的牙狼,他根本不敢挪动身体,更不敢扭头往下望,他知道可能只需要一眼,他就得从这上面掉落下去。
四周一望无际,全是流动的白云,这里可比七号贫民窟的晶体炉要高得多了。
“呵呵,你就这点胆量吗?”牙狼单手抓着金属框架,将缠在上面的匕首取了下来。
这时头上传来刺耳的警报声,斗技场内人声鼎沸,恍惚间隐约还能听见杰克安抚现场观众的声音。
“小心点跟着我走,追兵要来了。”牙狼望着连接斗技场的廊桥,很快一队握着步枪的士兵便出现在了那里。
重生之联盟王者 妖冶娴都
牙狼攀着支柱的外层支架,灵活的挪到了背对廊桥的一面。
俏皮仙女乱凡尘
陈凌风则明显慢了许多,他小心的挪动脚步,每一步都要踩实了之后,才敢放开手臂转动身体。
“砰、砰、砰”铸铁之城守卫士兵的子弹可不会给陈凌风多余的时间,密集的扫射如同夜晚的流星一般向他袭来。
射中支柱爆裂的火光就在他的眼前掠过,好几发子弹擦着他的衣角飞出,只需偏离少许,便能洞穿他的身体。
“动作在快一些,你想被射成筛子吗?!”牙狼贴在支柱后面朝陈凌风吼道。
陈凌风有苦自己知,他已经在用最快的速度攀爬,只是在这么高的地方,一时间根本无法克服心里的恐惧。
就在他快要挪到支柱背面时,一枚子弹射中他支撑脚下面的金属框架,他本能的抬脚闪躲,整个身体立即失去平衡,向着地面跌落下去。
刚跌落几米,身后传来尖锐之物穿过空气的声音,匕首绕着陈凌风的身体飞过,将丝线牢牢的缠在他的身上,很快他便停止了下坠。
“我可…不是每次都反应这么快的,快回到支柱上!”牙狼一只手攀着支柱,一只手艰难的抓住丝线,不让陈凌风掉下去。
陈凌风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才勉强将惊魂未定的情绪平息下来。他伸出脚勾住金属框架的边缘,慢慢将身体拉回了支柱上。
廊桥上的士兵还在猛烈的射击,子弹让牙狼和陈凌风只能贴在支柱上,根本无法挪动身体。
“轰”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牙狼的头顶上传来了电梯的运行的声响。
“真是来得恰到好处。”牙狼等待电梯下到与自己身体平行,便翻身跳到了电梯顶部。
电梯继续运行至陈凌风身前时,牙狼又一把将他拉了过来。
“嘭”电梯顶部的挡板直接被掀开,乘坐电梯的两名士兵急忙举枪瞄准,然而牙狼的动作更快,匕首即刻出手,两名士兵瞬间便命丧黄泉。
“呼,还好有这辆顺风车,要不然指不定在那上面挂多久了。”牙狼将两名士兵的尸体踢到一边,靠在电梯的角落。
电梯快速的下降,头顶上的枪声也越来越远,两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传来,紧接着是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牙狼和陈凌风稍微放松的神经立马又紧绷起来。
“该死,他们把电梯的缆绳弄断了!”牙狼话音刚落,电梯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急速下坠。
如果以这个力道撞向地面,等待他们的无疑是粉身碎骨。
前一秒还是带他们脱困的顺风车,下一秒便成了通往地狱的铁棺材。
牙狼后背紧贴电梯的角落,抬头看了看正在飞速后退的支柱,脱出的办法可能只在一瞬之间。
“你过来抓住我的手臂,千万别松手,我们从上面出去!”牙狼向陈凌风招了招手,让他赶紧站过来。
时间刻不容缓,等陈凌风刚一站定,牙狼立刻将手里的匕首抛出,匕首在金属框架间带出一路火花,终于卡在了一处夹角的缝隙处。
丝线瞬间收紧,将两人从电梯内拉了出来。
五秒过后,电梯也坠落到地面上,“轰”的一声巨响,腾起满是碎石和尘土的烟雾。
“差一点就得交代在这了。”牙狼看了看挂在手臂上的陈凌风,又看了看地面上砸成一堆废铁的电梯,叹了口气。
两人趴在支柱上休息了片刻,随即下到了地面上。
陈凌风再次踏上坚实的土地,心里终于踏实了不少。
“快离开这里,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牙狼推了陈凌风一把,让他赶紧跟着自己离开铸铁之城的区域。
两人急不及待的往北边跑去,陈凌风有些诧异,牙狼似乎非常熟悉这个地方,对行进的路线轻车熟路。
须臾之间已带领他穿过了空中监狱下方满是斗技者骸骨的荒凉戈壁地带。
“到这边来。”两人来到了一片通道狭窄的仓库区域,牙狼一把拽住陈凌风的胳膊,将他拉进了一处由浅白色集装箱改造的小屋。
进到屋内,牙狼立马将房门反锁,四周立刻陷入一片黑暗。半晌,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盏应急用的荧光灯,微弱的光亮勉强让陈凌风看清了屋内的情况。
这是一间有些老旧的集装箱旅馆,挂在铁皮墙壁上的钥匙已长出了斑斑锈迹,周遭已空无一物,只有粘贴在墙上的宣传海报述说着这里曾经的故事。
“马上天就要黑了,今晚先暂时待在这,明天一早再走,而且得换一个身份。”牙狼端着荧光灯往集装箱后面走去。
陈凌风跟在后面,细长的集装箱豁然开朗,竟是连接着一个干净整洁的浴室,看得出最近刚有人打扫过的痕迹。
“又是好一阵没到这里了,但每一次来都充满了新生的兴奋,往后你可别让我失望呀,至少也得让我恢复二级公民的身份。”牙狼将荧光灯放在浴室靠墙的桌子上,又在一旁摸索了一阵,终于触碰到了一个圆形的按钮。
“啪”温润的白光亮了起来,将浴室照的透亮。
“放心,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区域,外面是看不见的。”牙狼从盥洗区拿出两个黑色的包装袋看了看,将其中一个递给了陈凌风。
“你刚才在说什么?什么二级公民?”陈凌风接过袋子,才反应过来刚才牙狼说的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这个一会再和你解释,我现在只想快点洗个澡,全身都出汗了,再过会就该有味儿了。
哦,对了,还有麻烦你先出去,我要脱衣服了。”牙狼快速将黑色包装袋打开,把里面的洗漱用品和干净衣物拿了出来。
“说的我身上也有些痒了,大家都是男人,也不用太讲究了,一起洗吧。”陈凌风说罢就准备脱掉身上的囚服。
“不许脱!你给我出去!”牙狼见他的举动,立刻上前阻止道。
“你干什么,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算了,算了,反正洗完澡你也会知道的。”牙狼退后一步,陈凌风也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只见牙狼用手在自己的前额上摸索了一阵,随即用手指掀起一块皮肤,整个往后扯去。皮肤连同黑色的头发都掉了下来,原来那只是一个黏在他皮肤上的头套。
头套掉落,露出了牙狼原本的头发,竟然是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
他又在自己的脸部和喉咙处扯掉了多块用于伪装的皮肤,整个容貌也完全变了个样。
最后他将挂在脖颈处伪装皮肤下方的一个小巧的黑色吊饰解开,重新抬起头看着陈凌风。
“这样我还像个男人吗?”柔和带着微微羞涩的女声传来,再加上焕然一新的容貌,牙狼已完全变成了一个女人。
陈凌风呆呆的看着眼前美丽娇小的牙狼,一瞬间无数熟悉的感觉袭来,他不禁伸出双手,将牙狼结实的搂进怀里。
“小璃,小璃,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