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倒霉,总不能只有我一个神倒霉。’
‘如果太昊能来陪我一起丢人的话,那之前我受过的罪,也就不算什么了。’
道祖如是期许着。
想要掩盖一段黑历史,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
难,在于挑战所有人的记忆,让他们都忘却——这不容易。
要么有足够的利益进行收买,可难免也担忧会遇见不差钱的对头,就想看到你出丑。
要么有足够硬的拳头,能硬生生和谐所有知情者,这是盘古成就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以上两种,都非易事。
可是当思想稍稍滑坡,曲线营救,便会发现还有另外的方法——亦如在“娲导”一通神奇操作后,得以“闪耀”时代的时候,鸿钧也栽了,成为“口水钧”,瞬间就把“娲导”留给旁人印象中的智熄形象,给消泯了大半。
当大家都有了黑历史,你曝光我的,我也曝光你的,于是就形成了全新的战略威慑,此谓之——
黑历史捆绑!
所以,此刻道祖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人道的表演能如他所愿。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被祸害了,不干净了,神生中又增添了一段耻辱的经历……他已如此,别人还想好过?
都下来陪他罢!
尤其是那个谁谁谁……对!太昊!就是你!
你这个启发了一群混账,带头喷我的家伙!
休想逃脱正义的制裁!
或许,是道祖的心声太强烈了。
于是……心诚则灵?
“喝——呸!”
正如道祖的期待一样。
不讲武德的人道“孩子”,从来就不在乎下限,什么招式好用,就用什么招式。
盘古真身在撩阴腿之后,紧跟着就是那一式“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损招。
“东华帝君”方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下三路的打击,立马便又要面对新的挑战,必须将上三路给守的“滴水不露”——这不是形容!
再说一遍,这不是形容!
是真的要“滴水不露”!
此情此景,荒唐离谱,连续两重连击,让与鸿钧对峙沟通的羲皇,心态似乎都因此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嘴里碎碎念,自言自语,恍若在怀疑人生。
道祖耳尖,听觉敏锐,听得三言两语。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搬石砸脚啊……”
“悔不当初!”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风水轮流转,天地好轮回,蓦然回首看,因果饶过谁?”
羲皇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唏嘘和感慨,以及那么一丢丢的悔意。
仿佛,人道所掌握的“下三路”特殊攻伐,和“上三路”特殊打击,应用到他的身上,是对之莫大的耻辱,因此而痛恨苦恼、追悔莫及。
道祖有些不明所以,但出于关怀,以及一点憋着坏的念头,他进行劝慰。
“太昊啊,没事!”
“你要是心底有气,那就发泄出去。”
“冤有头呀债有主,找到罪魁祸首,对之进行报复便好了。”
“像是踹裆的,你逮个机会,把风曦那家伙给宰了!”
“还有做喷子的,我实名举报帝江和雷泽这两货,你下手的时候千万别犹豫,干脆一些,让他们走的安详一点!”
鸿钧心底乐呵,面上却不表露,反而是同情满满,为伏羲出谋划策,告诉他该如何宣泄愤怒和怨气。
只是,他的计策实在不敢恭维,很让人怀疑是抱着打压异己的目的,点指出来的目标人物,全都是巫族阵营的重要核心,包含了领袖级强者,以及股东级强者!
与时俱进,紧跟潮流……所谓领袖级,就是太易大罗,一方霸主;股东级,便为太初大罗,是顶尖大能;再往下,为高管一流,太始大罗,普通大神通者。
至于大神通者之下,在鸿钧眼中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打工人而已,区区工薪,勉强糊口,还能作妖?
当然。
鸿钧虽然没啥好意,包藏祸心。但是不得不说,他讲的话,纵然是巫族方面的辩护人员站在这,也没啥能反驳的。
没法子。
这个时代的巫族,毕竟是承包了种种突破下限、刷新人道底线三观行为的七成往上!
风曦、帝江、雷泽……这一个个的,都用他们自己的行为,证明了各自都是“闪耀”时代的“巨星”。
世人常道妖族奸诈,巫族憨憨,人族淳朴……然而诸多事实证明,或许未必是这样。
奸猾诡诈的妖类,可能也会照顾族群中的弱小;某些世界里的人族,却会残酷的对待同类,剥削肉体,践踏尊严,用同类痛苦的人生,收获自己扭曲的愉悦,仿佛不如此,不能证明自己是人上人。
不过……
巫族也好,人族也罢,不管他们暗中如何,未来怎样,目前却都共同拥有一个略显纯良的最高领袖——女娲,在这世风日下的时代里,是先天神圣阵营中难能可贵的良心代表!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让许多大罗都大跌眼镜。
说好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总有一方同化一方。怎么巫族人族这边的发展情况,就是那么的离谱呢?
作为跟女娲是本时代竞争对手的鸿钧,表示这不能忍——为了女娲道友的名声考虑,避免再有风曦、帝江、雷泽之流的败类,坏了娲皇的名声,羲皇你还是赶紧大显神通,把这些家伙全部弄死得了!
如此一来,巫族人族便是真正的“众正盈朝”,全族上下都是节操正值的好人,赏心悦目,让道祖再满意不过。
可惜。
羲皇对此,不太领情。
听着道祖的建议,他默默转身,用一种最莫名、最古怪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鸿钧很久、很久。
伏羲也不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
时间久了,看的道祖头皮都发麻,不由自主的反思——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话?
这个困惑,从此刻开始,困扰了鸿钧许久。
直到纪元落幕,大时代盖棺定论的那一刻,他方才恍然,知道自己错在了何处,并且捶胸顿足的悲呼。
——他不是人。
——可有的人,那是真的狗啊!
……
“此战,已无悬念。”
“东华再是不凡,他背后那人再强,今日也无力回天,唯有败退的下场。”
交锋过程中,帝俊还有闲暇,提点自己的胞弟。
“我想也是。”太一点头认可,话音中很是同情,“换作是我,碰上这么一个对手……”
“其实也没有什么悬念了。”
“赢了也是一种耻辱……真的。”
东皇换位思考,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对上“人道”这种智商混乱的对手,谁能拍着胸膛表示,自己头不会大?
好好的巅峰对决,人道能给你整成小混混撕逼,伤害什么的高不高不好说,但是侮辱性绝对是拉满的。
有一句话说的实在太到位了——
人至贱,则无敌!
如果不是有绝对不能退让的理由,涉及到至关重要、无法放弃的利益,如鸿钧面对盘古的希望,那才硬挨了帝江的侮辱性攻击。
剩下的大人物,神圣中的超卓霸主……都羞于和如此不要脸的敌人交手啊!
赢了,一点都不光彩。
这种战术,非常的卑劣和可耻。
——想要赢?
——你得先把节操拉到跟我同样的水平线再说!
哪位大佬,能那么的淡定?
即使是盘古……盘古又如何?
盘古也是要面子的!
比如太昊就表示——换作是当年创业期,他是可以不要脸,节操什么的暂时扔一边,事后再考虑捡起来。
现在嘛?还是算了。
他是个体面人,要讲究讲究了。
为了一场无所谓的意气之争,何苦呢?
换成是把他妹妹给收拾了,那还是差不多,值得不要脸一回。一个马甲潜伏,坑蒙拐骗,拱火浇油;一个小弟偷渡,卖萌装嫩;一个化身……怎么有效怎么来!
至于人道这叛逆的东西……算了,没必要。
不值得当着全洪荒几乎所有先天神圣的面,与之作相同的事情——关键是,同样的操作返还回去,人道方面也不在乎啊!
丢人的还是他。
毕竟,人道是不会在意被上、下三路齐攻的。
另外……
盘古真身是谁?
挂着是谁的牌子?
昔日的太昊!
顶着个“克隆人”的身份,彻底让“东华帝君”下不去手。
他可以拼尽全力,把对面打死、打残,但是让他羞辱过去……四舍五入之下,依旧是自己吃亏。
“人道做事,实在是太绝了。”
凡是能将心比心的古神大圣,都为“东华帝君”掬了一把同情的泪。
——老领导,你太难了!
——或许,这也是您的报应吧?
——当年,是谁在洪荒天地里横行霸道,比螃蟹还螃蟹,仗着自己的拳头最大,让诸神敢怒而不敢言?
——如今,终于是出了个能制裁你的特殊存在!
——先有昔日驱逐太昊,再有眼下大占上风,从一场胜利走向另一场胜利……人道,永远滴神!
同情之后,是暗喜。
暗喜过去,是心忧。
虎死余威在!
“东华帝君”是奈何不得人道的下作手段,或许最后都会倒在这种手段上……但是,在他倒下之前,随机选择一个幸运观众,打死打残,真的太有可能了!
那一刻,没有谁能预料,它会于何时到来。
只能各自提防……人道越凶狂,东华越窘迫,他们的心也就越悬着。
终于。
在人道驾驭盘古真身,种种不讲武德的下三滥招式并起下,东华帝君由原本的全面进攻,转为全面的战略防守,再到最后的久守必失,眼看就要一世英名不保……
“唉!”
一声幽幽轻叹,回响在整片天地,整段古史,饱含了一位无上至尊的无奈与伤感。
下一个瞬间——
“轰!”
东华帝君通体绽放了最明亮的光辉,一片浩瀚的时空天地,以他为核心,坍塌、扭曲!
光阴环绕,万道齐现,一种万物终结的道韵流淌,让诸神感受到大恐怖。
时空天地,宇宙万象,本是后天之形貌,是最秩序、最稳定的表现。
然而此刻,那一片天宇中,在往着归还先天五太,逆转混沌的状态狂奔,消解一切,归于虚无!
如果说开天辟地,是最终极的力量释放,刹那之间,无止境的爆发。
那么现在,便是一点一点抹除、淡化宇宙的概念,让所有物质和元气的定义和存在都逐渐的模糊,从万象迷离,变成单调质朴……从太极道体,到太素源质,再继续做减、求空,倒退到太始之形,归于太初祖炁。
炁,是一切事象的源头。
可纵是如此,帝君也未停下这种神通……当太初祖炁都被削减,到最后什么都不存在——这是太易的至境,不可名,不可象!
唯有一道介于有和无之间的纯净空灵道光,笼罩着东华帝君的形体。
在其之外,诸有不存!
任何堂皇正大,或者是不讲武德的手段,在接触到这种太易的概念后,都会被“同化”成虚无。
既然是虚无了,又还如何有伤害呢?
堪称万法不侵!
只是,这手段虽然玄妙,却也是最后、最无奈的方法。
逆转五太,遁入虚无……“东华帝君”终究不是全盛状态的盘古,这一招无法使用的完美无瑕。
有着破绽,会被攻陷。
终是没有无敌的神通,只有无敌的人。
这一回,论战力之强悍,还是人道更胜一筹!
当“东华帝君”浑化周遭时空天地,自衍太易虚无的瞬间……
“吼!”
“嗡!”
盘古真身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周天星斗燃烧到极致的辉煌。
先是盘古真身发光,宛若时光倒转,回到了当年真正盘古殒落、身化万物的时刻,并且那过程在逆转!
万物不复,唯有真身永恒矗立,展现最强!
接着有星斗接管洪荒权柄,改易根本秩序,令本为天圆地方的洪荒格局变幻了,成为星空宇宙!
最后……星空宇宙、盘古真身,两者重合在一起,合二为一!
真身,还是真身。
星空宇宙,却变幻成了“窍穴”,熔炼于盘古之身的各个部位,提供法力不说,内部还各有玄奇,共鸣共振,相互增幅,让战力无限提升,至高无上!
再一张嘴,狂吸海纳,将所有的先天神圣都给吞入,安排到各个躯干脏器,稳固内核……
此刻,心之所往,力之所及,便是至强!
当这至强,踏前一步,撞入了东华演化的太易虚无,并且挥动了手中的开天神斧……
“轰!”
粉碎!
无可抗拒的粉碎!
在一切秩序规则都不存在的太易中,生生嵌入了破灭粉碎的概念,被人道动用无法言喻的终极伟力,硬生生的打破了虚无,创造了先天五太!
那一瞬间的辉煌,几乎就是真正盘古的战力了!
无敌!
无解!
东华帝君最后的守护神通被破!
虚无不存,混沌衍生,再有地水火风激荡,清浊两分,元气沉聚,演化万物。
好一幅开天辟地的盛景!
可这盛景之下,还有当头一斧,要力劈东华帝君!
但这回,帝君无喜无悲,只是振剑,刹那的锋芒无与伦比,亦是在无限攀升,斩出了旷世辉煌、绝唱古今的一剑!
人道至强,攻破了他的神通……可他也算计了人道一把。
在太易虚无被打破、无中生有的最大奇迹绽放瞬间,他逆转了自己的神通。
拼着受到重创、还要继续受创的代价,他借得人道的伟力。
当他出剑,那一剑的惊艳,早已经不止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合他与人道两者之力!
不防,不守,一身衣襟染血,漠视了斩下的巨斧,目标明确,反手一剑捅出去,剑气游走,直扎盘古血管,遍及全身——那里是龙祖所坐镇的根本!
绝世的一剑,带去最可怕的后果!
“吼!”
龙祖悲啸,他不可置信的内视自身,看着自己的道果。
元神恍惚间,他感到自己有一些记忆在淡忘,有一部分修行的因果被颠倒、重置……
“我的境界……被打落了?!”
与此同时,东华帝君长啸。
“快哉!快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