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冯局对慕远的提议倒是没有拒绝。
相反,这个事情,他比慕远更积极一些。
关于昨天慕远在省厅那边收到国际刑警组织的邀请这件事情,冯局也已经听说了。
所以他有些急。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因为待遇而跳槽,但待遇却是跳槽的最主要因素,没有之一。
尽管当时慕远没有答应那位史丹尼干事的邀请,但谁敢保证慕远一直不会答应呢?
要知道,在国际刑警组织中,某些职位的待遇绝对是非常高的,高到让人难以拒绝。
特别是顾问这一职位本就是很具有弹性的,顾问自身的水平决定了这个组织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就慕远的能力而言,要获得一份可观的薪酬,肯定很容易。
所以,研究所计划必须得尽快落实。
可现在正值春节这节骨眼上,这件事情办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效率上就要比平时低上许多。
在与慕远挂断电话后,冯局长便将电话打到了省厅。
一番咨询之后,他又开始催促谷主任。
结果谷主任一句话便将他顶回来了:我该忙的都已经忙完了,就等上面的结果了。
冯局长无话可说,其实他就算没打电话给谷主任,也知道现在这事情的进展。
现在关键就在于慕远什么时候能拿到博士学位。
不然一个本科生,还是刚毕业的本科生,去主持一家研究所,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诟病的,这不是培养,而是捧杀。
到时候若是有人在网上一炒作,哪怕之前慕远已经有了“神探”的人设,但这世上被从神坛上拉下来的人还少吗?
看来,还是得等……
……
慕远原计划第二天与苏瑾秋一起去逛街买年货——上班?他请假了,别人请假领导可能会犹豫,但他请假领导连问为什么的兴趣都没有。
可还没来得及出门呢,慕远却又接到了林副总队长的电话。
“小慕,在忙什么呢?”林副总队长的语气有些犹豫。
慕远道:“没忙什么,准备去逛街买点东西。有什么事呢?”
“与昨天那件事情有关,那位史丹尼干事又改主意了。”林副总队长颇为无奈地说道。
慕远微微一愣,讶然道:“改主意?他改什么主意?与我有什么关系?”
要知道,昨天史丹尼说的事情可不少,鬼知道他改了什么主意。
林副总队长道:“当然是与你有关的,之前他不是说总秘书处那边准备聘用你当特别顾问嘛……”
“我不是没答应吗?”慕远就奇怪了,都已经黄了的事情,你改什么主意?
林副总队长道:“正因为你没有答应,所以他们才改变了主意。据史丹尼干事说,他与秘书长取得了联系,将这件事情向秘书长做了说明,秘书长对邀请你的条件进行了更改。”
“哦?更改?改什么?”
“他们说是将这特别顾问由全职岗位调整为兼职岗位,就是说你只需要挂名,不需要去总部那边上班,不过有需要的时候你得提供帮助。而且,对方还承诺,待遇丝毫不减。”
林副总队长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信。
虽然慕远很厉害,但毕竟只是一个个体,国际刑警组织居然会为了他改变规则,没道理啊!
“这说法也太模糊了吧?”慕远却并没有就此同意。
林副总队长突然有种骂娘的冲动,这小子……太不知足了。
“哪儿模糊了?”
“他们只说需要的时候,要是每天都需要呢?那我岂不是所有时间都得为他们工作?”
“这怎么可能!国际刑警组织也没那么多事情让你做。”
慕远呵呵一笑,道:“这可说不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好吧,后面这句话只是慕远随口一说。
可在话出口之后,他眉头皱了起来。
好像……自己的怀疑也不是毫无道理啊!
这些家伙,确实太热情了。
林副总队长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他苦笑一声,道:“你小子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算了,这个决定权在你,你要是愿意去就去,实在不愿意也可以拒绝。”
说完,林副总队长顿了顿,又道:“就我个人而言,其实也不希望你答应这事儿的。”
慕远笑笑,他自然明白林副总队长为什么不希望自己答应这件事情。
“厅里领导是什么意见呢?”慕远忽然问道。
“这对你来说重要吗?”林副总队长语气有些怪怪的。
慕远倒是被噎住了。
他发现自己似乎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会给领导留下这样的印象呢?
“我……只是想听听领导的意见。”
林副总队长沉默了两秒,说道:“厅长的意思,是希望你能答应。以你的能力,如果能在国际刑警组织中发挥出自己的价值,也能提升我们国家的国际影响力。”
慕远想了想,道:“我考虑考虑。”
林副总队长很干脆地答应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慕远回头看了苏瑾秋一眼,却发现她也正满眼好奇地看着自己。
“慕远,看你刚才那样子,好像挺纠结的,到底是什么事呢?要是不涉密,给我说说,我也帮你出出主意。”苏瑾秋面带微笑。
慕远也没犹豫,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向苏瑾秋讲述了一遍。
苏瑾秋听得是如坠云端。
国际组织耶,这离她也太遥远了吧?就好比她现在突然接到通知,要去当一名常驻联合国的记者一样。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傻眼了。
之前还想着帮忙出主意呢,现在看来自己也帮不上忙。
不了解情况就瞎出主意,容易出事情。
“那……你怎么打算的呢?”苏瑾秋踟躇问道。
慕远道:“我想答应下来。”
“可你刚才不是说担心对方一直缠着你帮忙吗?”
慕远笑笑,道:“那不过是我说说而已,真要一直缠着,我还不能拒绝啊?一个兼职身份而已,还能绑着我不成?”
“那倒也是。”苏瑾秋却没多少高兴,“可这样一来,你岂不是很多时间都会去国外?”
“那也不一定,有些事情,远程提供一些技术支持就行了,没必要亲自跑一趟。”慕远对自己很有信心。
苏瑾秋轻哦了一声,心情放松了许多。
“那你什么时候给那边回电话呢?”
慕远道:“这个不急,先吊着吧!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我们现在先去逛街。”
苏瑾秋想要劝劝,却是没说出口。
毕竟……现在可是与慕远去逛街买年货呢。
随后,慕远开着苏瑾秋的mini,二人一起去了步行街。
虽然是在逛街,可慕远脑子里还是一直考虑着国际刑警组织的事情。
他之所以选择吊着对方,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恶趣味,而是想再观察观察对方的反应。
如果对方表现得不是很急,那么可能对方请自己去当顾问,真的就只是出于对自己能力的看重。但如果表现得很急切,那这事情恐怕就不是那么简答了。
要不是这个事情他是在摸不着头脑,他都准备用数据分析采集仪去搜索一波了。
可惜数据采集分析仪虽然牛逼,但如果你一点头绪都没有,让数据分析采集仪怎么去采集数据呢?
所以还是得静观其变。
当然,不管事情如何,他都准备答应。
一上午的功夫,慕远都在陪着苏瑾秋东逛西逛,买了不少东西。
对别的男人来说逛这大半天,绝对腰酸腿疼,可慕远体力非同凡俗,还是精力十足。
中午,二人在附近一座美食城好好地吃了一顿,然后又去买东西。
整个过程中,基本上都是苏瑾秋在买,慕远负责提。
而苏瑾秋买的东西中,大半部分都是让慕远拿回昌黎县的礼物——给自己未来的公公婆婆的。
快到傍晚的时候,慕远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慕远原本以为是林副总队长打过来的呢,拿起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顺手就接通了。
“你好!请问是哪位?”
“我是白正初。”
“白正初?呃……白厅长,不好意思,我没你电话。”
“你没我电话很正常。”白副厅长很和煦地笑了笑,道,“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打电话吧?”
慕远本来还想装傻充愣呢,听到这话忽然就没那心思了。
“知道,国际刑警组织的那件事情,对吧?”
“对!”白副厅长呵呵一笑,道,“听林副总队长说,你还打算考虑考虑,现在考虑得咋样呢?”
慕远道:“白厅长,这也不是什么小事,我……”
“小伙子,我与你虽然没有直接打过多少交道,但我对你还是非常了解的。对你心里,这可不是什么大事。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慕远自信地笑了,道:“白厅长说笑了,我有什么可担心的?若要说担心,或许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世上没有犯罪分子给我抓了。”
“这才是你小子的风格嘛。”白副厅长道,“那这件事情你还犹豫什么呢?这样婆婆妈妈,可不是你的行事风格啊。”
慕远顿了顿,没有正面回答白副厅长的问题,转而问道:“白厅长,是不是史丹尼干事那边又在催促了?”
白副厅长有点小惊讶,道:“他刚才确实与我们联系过!不过这也很正常嘛,以小慕同志你的能力,国际刑警组织那边自然希望能让你加入。”
慕远点了点头,道:“那好吧!白厅长,麻烦您帮我回个话,就说我答应了。不过这待遇可不能低。不过我也不占他们便宜,我不领什么工资,就按次收费吧。比如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协助,可以做一个评估,给我多少酬劳,我帮他们把事情搞定就行。”
白副厅长听了顿时觉得无力吐槽。
好好的事情,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可仔细想想,慕远的这个要求确实更符合他的利益。
如果是付工资,能付多少?国内薪水的十倍?那肯定不会超过百万美金。
可要是按照具体事务收费,那就不好说了。
比如协助破获一起涉案金额数百亿的大案子,而且慕远在其中还发挥了关键性作用,那得给慕远支付多少钱?
虽说国际刑警组织本身并不负责案件,但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变通的嘛,比如在国际刑警组织中供职的刑侦专家,向某些有需求的国家办案单位提供技术支撑,也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慕远的这个要求,可谓是钱景远大。
“那好吧!我先将这事儿向史丹尼干事反馈一下,看看他那边是否有什么不同意见。”
“行!那就麻烦白厅长您了。”
“呵呵,你小子还知道客气啊?”
“白厅长,您可别听其他人说,那都是污蔑。”
电话挂断后,慕远心情很愉快。
现在他几乎已经肯定国际刑警组织那边有事情了,但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拿捏不准。
不过那不重要,惊动国际刑警组织的事情,肯定是案子呗。
只要是案子,那自己就不用担心。
相反,他更希望事情越大越好,因为事情越大,自己的收益肯定越高。
对他来说,既然出国办案不一定能捞到侠义值,那就多赚点钱好了。
毕竟他的首付还没凑够呢,研究所这边虽然是一棵摇钱树,但现在这树连芽都没发,自然是期待不上了。
国际刑警组织的邀请,也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刚才的对话被苏瑾秋完完全全地听到了耳中,她看着慕远一脸崇拜地道:“慕远,你居然想薅国际刑警组织的羊毛?”
慕远瘪了瘪嘴,道:“薅他们的羊毛多没意思?那些人穷得都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
他的调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查过资料,国际刑警组织确实挺穷的。
“那你怎么还那样说?”苏瑾秋有些疑惑,
慕远狡猾地笑笑,道:“虽然我是服务于国际刑警组织,但案子又不是国际刑警组织的,都是属于国家的。对一个国家来说,如果真发生了国家层面都不得不重视的案子,花一点点小钱算什么呢?”
苏瑾秋已经不知该如何说了,她很佩服慕远的脑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