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班岚本来以为至少一两天才会有结果,可是没想到,才不过一个夏时就等到了确切回复。他知道这一切正是因为自己是守正驻地的人,所以才能得到如此大的支持。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今番必然是要查出一个结果出来的,若是不能将功折罪,那恐怕免不了囚牢之中走一遭。
他郑重关照何礼道:“快些把东西取到,准备好后我们立刻上路。”
何礼也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肃容应了声是,便立刻下去安排。
因为所有东西都是直接从伏州府库里调用的,等于就地征用,所以仅仅半个夏时,就全部准备了妥贴。
班岚没再耽搁,当即带着何礼乘动飞舟腾空飞去,并沿着那一枚法符的指引,往密林深处寻去。
可以看到,法符所指引的方向与那天他们寻到的图形所在几乎是一致的,都是朝向东南方向,不过数日之后,法符突然发生了某种偏转。
何礼神情一凝,道:“先生,这是此人在挪动位置,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班岚起身望了下四周,道:“未必,这里浊潮比之前所在浓郁许多,我们感觉到了偏转,并不见得是真的偏转了。”
浊潮浓郁之地,所有的感应都不见得是真实的,对方躲藏在这里,也是合理的,因为不容易被发现。
班岚道:“是不是能找到,稍候便知结果。”
在又是半日之后,法符忽然一顿,而后在原地打转不已,没有再进一步前进的举动了。
何礼看了看,判断道:“先生,法符原地旋圈,这底下应该有一处类似神国的所在。”
他们早就判断过,复神会最可能躲藏的地方,可就是某些类似神国的地界之中,这种地界需要经过某种特殊的路线才能进去的,法符在锁住了其人气机后,只能相助他们找到这里,但是并不能闯破阻碍,进入其中。
班岚看着下方,道:“能到这里,已是足够了。”
何礼道:“先生,我们进去么?”
班岚果断道:“不,不用入内,直接投掷玄兵。”
何礼一怔,犹疑道:“那会不会把我们要找之人一并轰爆于此?”
班岚淡淡道:“只是向下面打一个招呼而已,如果一枚威能不大的玄兵就把这里给破开,或者把此人灭去了,那么说明此人价值根本不大,找到了也没什么用。”
何礼一拱手,片刻之后,飞舟下腹裂开一个隙口,便有一点星光落下。
而在下面迷雾遮掩之地,与现世相隔离的间域之中,天地间是明耀的光芒,温暖的河流之中,有戴着花冠的少男少女在嬉戏漂游,五颜六色的花瓣随着河流飘洒着,独木舟上堆满了饱满的果实,河畔之上是一座座风格宏大且不失精致的宫殿。
宫廊之下,是往来行走的神人,一个个都是身着古老的袍服,步伐轻松而矫健,充满了祥和气息。
在宫殿内向外挑出的环廊上,一名头戴黄金头环,手持长杖,衣着华贵,身躯健壮的神人男子正与一名戴着半边面具的人低声交谈着。
神人男子道:“这话已是说过许多遍了,我很感谢上神的使者将我们从长眠中唤醒,但是现在我们需要更多支持,唯有把我们的王唤醒,我们才能做出决定。”
戴面具的男子道:“我也说过了,那需要太多的祭献了,唯有你们答应我们条件,我们才可以能给予更多的支持。”
类似的谈话之前进行过几次了,但是神人男子今天愿意就此再做一个突破的尝试,他谨慎道:“可是我们也看到了那些神国的覆灭,连伊帕尔神族都是覆亡了,我们并不想和天夏神明对抗,是否可以换一个条件呢?”
戴着面具的男子坚持道:“我唤醒了你们,是希望能得到需要的回报,只希望你们能公正的履行盟约。”
神人男子严肃道:“灾纪之前的盟约我们牢记,你虽然唤醒了我们,可是我们也同样庇护了你。”
戴面具的男子看了看他,道:“你们有什么可怕的呢?至高之息又一次出现,古老神明必将归来,你们的神王对此也早便有了预言留下,如今天空和大地都期盼新的主人,你们正该站出来了。”
神人男子谨慎道:“至高之息虽然出现了,可是预言之中古老神明的人间之身却还不见,没有能寄托古老神明的身躯,古老神明不曾归来,只靠我们是没有用的,而且我们得知,你们在与天夏神明的争斗之中一直在失败,从来没有胜利过。
现在天夏神明已经是主宰了,在祂们从主宰的位置上下来之前,我们反抗不了祂们,也不愿意反抗祂们。”
戴面具的男子冷笑道:“天夏神明一直在铲除诸位的信徒,推倒诸神的神庙,你们以为自己很安全,那只是他们现在没有过来,但不等于他们以后不会过来,你们想看着自己的信众和祭祀被剥夺么?”
神人男子道:“但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过来,所以我们不想这么快做出决定。”
这时他忽然脸色一变,把手中的权杖一举,一道刺目的白色光亮闪烁出来,随后就听得一声闷雷般的震响,整个神国都是因此震荡了起来。
戴面具的人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满是惊异震动。他眼神转了几转,转头对着神人男子道:“这是天夏神明的神器,我早就说了,天夏神明不会放过你们的。”
神人男子却是狐疑的看了他几眼,道:“可是天夏神明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戴面具的男子刚要说话,神人男子一举权杖,道:“这个问题我会问他们的,还请使者留在这里。”
听得隆隆脚步声,顿时两个比二人高出半个身躯的神人侍卫上来,一左一右按住了戴面具的男子。他盯了神人男子片刻,见其眼神坚定,冷冷道:“你会后悔的。”
神人男子没再和他说话,示意一下,就将其带了下去,而后身上金光一闪,变作了一只头顶金环白色贵鸟,它有着华丽的尾羽和鲜红的翼边,它一展翅,就冲出了这方界域,待它看到了那一艘飞舟,就敛翅降落了舟首前方的突出部上。
何礼看着这头神鸟,道:“先生,它们收到招呼了。”
那白鸟谨慎言道:“尊敬的天夏神明,我们并没有对贵方和贵方的信徒有任何伤害,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他此刻说得,完全就是天夏语。
这些年东庭府洲由于一直和密林之中土著部族打交道,而且展现出了极大伟力,所以这些不管是土著还是土著神明,都是将天夏看作一个极端强盛的神国,一个新的天地主宰,天夏语也自然是他们这些异神所要学习的。
班岚看着白鸟,道:“我们需要一个人,他就在你们这里,给了我们,我们就走。”
白鸟想了想,摇头道:“这不够。”
班岚微微一笑,道:“那你要什么?”
白鸟谨慎道:“我们知道天夏神明的伟大,我们愿意向主宰献上忠诚,只希望主宰能赐给我们该有的地位。”
何礼冷笑道:“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白鸟没有动怒,而是保持一种恭顺且不卑微的姿态,它展了下翅翼,道:“我们可以给伟大大的主宰先献上一个消息表明我们的诚意。”
他眼神郑重了一些,用灵性语言以半咏叹的声调说道:“古老的神明先从海中复苏,当祂踏上岸,太阳是祂的王冠,月光是祂的披衫,草原是祂的王毯,祂的阴影遮蔽山川……”
而就在它说这个话的同时,东庭府洲的外海之上,涌来了无边厚重乌云,白昼骤然变成了无比昏暗,狂风推动着浪潮,一阵阵往岸上涌去。
玄正崔岳正乘坐飞舟在海上巡弋,他看着变化的很是突然的天象,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可是当他仔细感应的时候,这一阵乌云又是像来时一般很快散去了,天光重新投照了海面之上,海水也是缓缓恢复了平静。
只他觉得这情形极不正常。
正思索间,有弟子走来,递上一封文书,道:“玄正,天机工坊之前提供的那造物,各方的回报到了。”
崔岳拿过文书翻了翻,见上面无论是士卒还是修士,都是一致认为天机工坊的东西很好用,有了这东西,海中的灵性生灵一旦靠近,他们立刻就能提前有所准备,而不必像之前那样处处防备,但却总有疏漏了。
崔岳收起文书,放入袖中,道:“既然东西好,那就分发到各处。”
那弟子抱拳称是。
崔岳看向海面,虽然有了这东西大大减轻了守御负担,可他并不觉得就此物能松懈了,身为玄正,他从各地呈报上可以看到,海中正有越来越多的神异生灵出现。
在远海之上,有人见到了身长十余里怪物,就当真像是海岛一样漂浮在水面上,游动之时,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这些生灵对于海中驻地岛屿造成严重威胁,之所以这里见不到,那是因为东庭天机院一连放了十数条造物蛟龙在海中,这才暂时遏制了势头。
可是他觉得这只是开端,眼下这些还能应付,他最担心的是出现具备上层力量的神怪,那样如今正积极兴造的海上通路可不见得能保住,若是再掀起一场强烈的浊潮,以至于隔绝诸洲,那东庭不定会重演孤离于海外的那一幕。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