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宴会场间,灯光柔和,装饰奢华。
穿正装的男人蹲在小男孩身前说悄悄话,两个保镖远远站在两边,不多听,不多看,也不知道两人在进行一场‘冷静的分析’。
“首先,变化是在你父亲去世后,”池非迟道,“这个时候,变化其实有两个,第一,你失去了父亲,她失去了丈夫,第二,她成为了英格兰女王。”
菲利普想到自己父亲去世,难过的情绪刚一上来,但看到池非迟的平静脸,突然就只跟着池非迟的思路去考虑,没想着难过,认真点了点头。
“你难过,她也难过,但她成了女王就要有女王的样子,不然会有人笑话她、有人笑话你的国家,让你的子民抬不起来头来,”池非迟用小孩子能听懂的话,尽量简单地解释,“她在你还在哭的时候,必须冷下脸,忍住心里的悲痛,去履行作为女王的责任,是不是很辛苦?”
菲利普若有所思,继续点头,“那……她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一直训斥我吗?”
“不,是因为如果你没有王储的样子,也会有人笑话她、笑话你的国家、让你的子民抬不起头来,”池非迟看着菲利普,“你要做一个优秀的王储,才对得起子民和你父亲生前的嘱咐,对不对?”
菲利普认真思索间,觉得池非迟的目光也不是那么让人背后凉凉的了,点头道,“对。”
“那么,她也觉得,她要做一个对得起子民的女王,还要让你变成一个优秀的王储,才对得起你的父亲,”池非迟继续道,“而且她大概是觉得,你已经失去了父亲,所以她要同时担任起父亲和母亲的责任,不能再任由你胡来,或许是过于焦虑,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她用严厉的态度对待你,是想让你跟她站在同一个战场上。”
菲利普眼里的水雾彻底消散,隐隐发亮,“站在同一个战场上?”
“这个战场没有硝烟和鲜血,但需要君主以庄重稳当的形象屹立着,她在严格要求自己,也在严格要求你,”池非迟继续循循善诱,“你不会嫌累,会陪她继续站下去的吧?”
如果不是这孩子刚才的话触动了原意识体那些情绪,他才不会说这么多。
难过、怨恨的情绪,有时候还是挺难得的,现在他想找也找不回来了。
菲利普重重点头,“我会的!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还能难过,她却一直不敢难过,肯定很辛苦,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跟她站在一起,不会再让她那么辛苦了。”
“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中有一句话,Uneasy lies the head that wears a crown,”池非迟右手搭在菲利普窄小的肩膀上,直视着菲利普,“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门外,莎莉贝斯跟大使馆的人低声确认着情况,接过那张留言卡片,微微皱了一下眉。
怪盗基德,那个有名的小偷,居然盯上了英格兰公国的宝物,她身上那颗大宝石——水晶之母。
“先不要惊动其他人,”莎莉贝斯收起卡片,低声交代,“按照预告时间,他打算在皇家特快列车上动手,让日本警方处理这方面的警官负责安全,先不要告诉他们原因,就说……让他们配合保护我带来的财宝。”
要是怪盗基德不来,她却一惊一乍,传出去会被笑话的,就像她这个女王经不起风浪、一个小偷就能吓倒她一样。
稳住,安排日本有经验的警察跟随,她再自己想几个办法守住宝石,绝对不能让那个小偷得逞!
“喂,小鬼,我们叫非迟哥……”铃木园子带着灰原哀透气回来,正好撞上门口的一大群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上前行礼,“女王陛下。”
灰原哀跟上前行礼。
园子没完的碎碎念总算停了。
莎莉贝斯回以微笑,“我来跟大家打个招呼,艾莉丝,她是……”
“陛下你好,我是铃木家的铃木园子。”铃木园子自我介绍。
灰原哀之前跟莎莉贝斯相处过,知道莎莉贝斯还是很好说话的,面对起来又更轻松一些,补充道,“是非迟哥的朋友。”
莎莉贝斯笑着调侃,“还帮他照顾你,是女朋友吗?”
“不是。”灰原哀说完沉默。
他家非迟哥……算了,不提也罢。
铃木园子见女王还跟她们开玩笑,欢脱性格收不住了,元气满满地认真道,“我是非迟哥的头号粉丝!”
“是吗?”莎莉贝斯从半掩的门后看向宴会厅里,第一时间看到自家的两个保镖,皱了皱眉。
嗯?她儿子呢?
那孩子居然先进去了?
下一秒,莎莉贝斯视线寻找到跟池非迟待在一起的菲利普,心里松了口气,眉头舒展,看了一会儿,突然失笑,“艾莉丝,你哥哥他今天跟我说话,其实很敷衍哦,能一句说清楚就不说两句。”
灰原哀没被吓到,淡定脸解释,“陛下误会了,他性格就是那样。”
“可是他跟菲利普明明很聊得来,”莎莉贝斯看着里面的两人,“他不会是讨厌女性吧?”
灰原哀琢磨了一下,回答道,“性取向正常。”
莎莉贝斯一愣,很快笑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起亨利陛下……”
她少女时代喜欢过一个英俊潇洒、微笑迷人的王子,不过碍于国家关系,那段关系压根就没来得及发展。
从小就有人说,她会是亨利的妻子,一开始她是排斥的,直到见到了亨利。
相比起更早之前见的一面,那个时候的亨利还有着年轻时候的风采,却又多了些许成熟稳重,少女时代在心里筑起的墙在对方一眼看来的时候瞬间塌陷。
亨利也是一样。
“亨利陛下很特别,他与别人辩论的时候,总是能用最沉稳、合理的态度占据上风,哪怕是他的长辈,在那个时候,地位也像是颠倒过来了一样,他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去充实自己,无论是骑马、射击、狩猎、剑击,还是音乐、法学、数学、文学、哲学,他好像无所不能,”莎莉贝斯笑着,双眼恍惚,渐渐沉浸在回忆中,没有注意到灰原哀微妙了一瞬的神色,“就连恶作剧都那么擅长……”
灰原哀:“……”
感觉略熟悉。
所以,女王陛下想干嘛?
莎莉贝斯:“不过他有一个不为人知……不,其实是一个王室成员甚至不少人都清楚的缺点,他从小对女性有发自本能的厌恶,小时候在舞会上,有人给他牵了一个女孩子做舞伴,他却厌恶恼怒地叫闹,把人家女孩子都气哭了,长大之后他慢慢学会了掩饰,不过那种情绪还是没变。”
灰原哀:“……”
非迟哥有排斥女性吗?平时表现得不明显,是因为掩饰过?
“他告诉过我,是因为他的母亲……”莎莉贝斯顿住。
这是宫廷不能说的丑闻,亨利的父亲对感情并不忠贞,母亲失望后也有样学样,最后在亨利小时候郁郁寡欢地病逝,彻底丢下了亨利,所以对于亨利而言,母亲是温柔美丽又慈祥的,他思念着,却又是让他觉得羞耻的,所以亨利逃避所有女性。
铃木园子兴致勃勃地吃着王室的瓜,见女王停了,还忍不住追问,“亨利陛下的母亲怎么了吗?”
“没什么,那可不能跟你们说,”莎莉贝斯卖了个关子,“一开始亨利对政治不感兴趣,对跟我结婚也不感兴趣,直到多年后我们再一次见面,在刹那间就改变了主意。”
铃木园子八卦,“您呢?”
“我当然也是一样。”莎莉贝斯失笑。
铃木园子姨母笑,“好幸福啊!”
灰原哀一头雾。
所以女王陛下是想说,她家非迟哥可能心里对女性有排斥,但遇到合适的人就能一下子沦陷,不用担心?还是想表达别的什么意思?或者只是单纯的感慨?
门外,莎莉贝斯一通追忆,让灰原哀一头雾水。
门内,池非迟一通冷静分析,让菲利普眼里满是信任崇拜的光彩,认真听着某个人的唆使。
“不过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可以找一个只有你跟你母亲的时间,偷偷告诉她,你可以记住她的话、做到她的要求,但每过一段时间,她要抽出一个小时,来做母亲,而不是女王或者父亲。”
“可以吗?她会不会不高兴?”
“别怕她不高兴,提了再说,她作为王储的母亲,也要请她履行一个母亲的责任。”
池非迟唆使得很认真,菲利普听唆使也听得很认真。
不过在菲利普深以为然地点头时,他老妈进门了,一进门就飙来一个严厉恼火的目光。
莎莉贝斯一路朝菲利普所在的地方走来,脸色有些难看。
居然一个人偷偷跑进来,这毛病不能惯!
来找池非迟,她多少能放心,至少加奈的孩子不会戏耍王储、让王储闹笑话,之前相处下来看,池非迟也不是那么无聊又不懂事的人,不过万一菲利普被其他不怀好意的人诱导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呢?万一遇到偷偷混进来的杀手呢?
菲利普看着自家老妈气势汹汹地过来,脸色也变了变,下意识地低声求助让他信服的池非迟,“池哥哥,怎、怎么办?妈妈她……”
“慌什么?上了战场就别退缩,”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教小朋友,“镇定从容地上去行礼,记得叫女王陛下,然后想想她之前告诉你要注意的事,别出错,再想想你父亲在接待其他人的时候是什么态度,你就拿出那种态度和架势来,不管什么时候,王储都不能慌张,记住,你不是小孩子了,而是愿意跟自己母亲站在一起面对风雨的小男子汉。”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837章 女王陛下想幹嘛?
小孩子面对他深信不疑的一个人的指导时,往往会不加迟疑地听话照做。
菲利普一听池非迟给出了答案,稳了稳神色,走上前微微鞠躬,“女王陛下。”
刚想上前训斥的莎莉贝斯怔住,怎么看眼前的儿子都有些许陌生。
或许是这一刻菲利普身上有着王储该有的镇静风度,也或许是菲利普这么做没错,甚至很明智。
在自己偷跑进来之后,看到她进门就面不改色地上前行礼,这样一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为了王储、王室脸面也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总不能再揭穿‘王储偷跑进来’这件事、让人觉得王储不懂事来打自家脸吧?
而且因为菲利普做得好,就算不为了脸面,她也很难狠下心来发火。
但还是好陌生的说……
特别是这种堵得她无话可说的结果,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自己能达成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