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温离晏眉尖漫上疲惫之意,他这几天为了研究如何应对楚军的攻城计,每天睡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早就困乏不已,如今还要被这么一个“祖宗”折腾。
但倘若他不答应,恐怕这祖宗还有得闹,他摆摆手,敷衍道:“如果真有这个机会,我会替你把人绑来的。还有,葛叔这时候应该快到了,你和他们一起去接他吧。”
温氿听见葛叔两个字时眼睛亮了亮,“葛叔也来了?太好了!我好久没见到葛叔了,要去找葛叔和他的虫子们玩!”
温氿没再理会温离晏,随那些人一起去接她口中的那个“葛叔”。
“巫师大人。”轿内伸出一只被灰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那手搭在那人手臂上,将手的主人小心翼翼地搀扶了下来。
这位巫师大人正是温离晏口中的“葛叔”。
“葛叔!”
葛行听见这道清脆活泼的女声,有些意外的回头,他将盖在头上的斗篷帽掀了一半,看见朝他跑来的少女,眼中的阴沉像是被日光化开了一样,温柔地望着温氿。
“氿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温氿理所应当地回答说:“我偷偷跟着温离晏来的啊!”
“没大没小!”葛行隔着空气弹了一下温氿的额头,温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走吧,你皇兄想必等了很久了,我们先去皇兄哪里。”
“啊,葛叔不可以和我去玩吗?那葛叔把你的小虫子们借给我玩吧?”温氿眼巴巴地看着葛行挂在腰上的小竹篓,要求道。
葛行闻言哭笑不得,他就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没安好心。
心里这般想着,他却顺从地解下了那个小竹篓,“拿去玩吧,千万别让它们碰水啊。”
“我知道!”温氿应声之后,便拿着小竹篓两步并一步地跑远了。
军营主帐中。
“葛叔,您来了。”温离晏朝葛行微微弯了弯腰。
葛行沉沉应了一声,温离晏算是他半个徒弟,所以对他向来态度恭敬,而且他此次请他出来恐怕是遇到了不小的难题。
楚临两国交战之事他也有所耳闻,临军一直落于下风,哪怕是温离晏来了,也没法那么快改变局面。
“现在情况怎么样?”
温离晏将临楚两军的情况说了一遍,又说:“临军势单力薄,且士气被打击的厉害,恐怕在战场上难胜楚军,需要另辟蹊径才行。”
“你的意思是?”葛行眸光闪了闪,微微眯起眼,似是明白了温离晏为何要叫他来的原因。
“没错。”温离晏淡声道:“此事还要劳烦葛叔了。”
……
楚国和临沧的最后一战,所有人都以为临军必输无疑,然而局面却在一场异变中反转。
楚军冲在最前方的将士在追击敌方时,忽然像是失去神智一般,竟然将刀挥向了自己人。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疯了吗?!”
武勤安和应千驰瞪着眼睛面面相觑,面上都惊愕不已。
楚国的士兵怎么会攻击自己的同伴,难道是临沧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混进了楚军中?
这不可能啊,楚军向来守卫森严,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被混入敌方士兵的。
那么眼下这局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武勤安下意识地看向宁嵇玉,然而对方却不见了踪影,他前所未有的慌乱起来。
“将军呢?!”
在意识到宁嵇玉失踪以后,楚军更是阵脚大乱,好在最后应千驰和武勤安二人及时控制局面,但楚军最后还是败了,损伤亦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这一战,可以说是挫灭了楚军长久以来的士气,主将的失踪更是让楚军陷入了一片低迷之中。
……
“出来!”宁嵇玉身穿冷灰色的盔甲,手握着长剑,他目光锐利地扫过眼前寂静的木林。
就在一刻钟前,他看见穆习容昏迷着被人扛在了肩上,身下是一片猩红的血迹,他眼睛骤红,立刻追了过去。
然而追到此处,那人却不见了人影,周围更是悄无声息地,像是方才那一切只是他的幻觉一般。
宁嵇玉眼眸冰冷至极,他面前沾染着不知谁的血,剑上仍有未干的血液顺着剑刃向下流去。
“你将她藏到哪里去了?!”
宁嵇玉冷声道,但他的话落在地上,没有一人回答他。
他正欲上前,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冷风,一人执着剑柄落在他身前,挑着眉,眸中情绪不明。
温离晏道:“宁王殿下不在阵前镇守万军,怎么在这里?不怕楚军被我们临沧一网打尽吗?”
“你是谁?”宁嵇玉危险地眯着眼,眼神如同要将人割喉放血的冰刀,倘若他面前换一个人,恐怕早就被他这眼神吓得腿软了。
但温离晏毕竟也不是一般人,他神色淡淡,轻飘飘地指着自己身后,说了一句,“宁王殿下是在找她吗?”
忽然一阵渺茫的青烟过境,寒风一去,宁嵇玉瞳孔骤然缩起。
那有一人手臂粗的枝干上竟挂着一个女子,他凝目看去,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正是穆习容。
穆习容双手被捆绑起来,吊在了足两人高的树干让,她的衣裙上竟然还滴着新鲜的血液。
宁嵇玉目眦欲裂。
“你对她做了什么?!”他脑中一阵嗡响,飞身上去要将她救下,可还没等靠近,温离晏却又缠了过来。
“宁王殿下不必担心,不过是吊着放了几个的血而已,还死不了,不过,若是宁王殿下不配合,我就保证不了她能好好活着了。”温离晏声音凉凉道。
只见他回身指尖一弹,一个针尖一样的东西刺破了穆习容的手臂,鲜血从她的手臂流下来,从她的指尖滴落,在地上连成几弯血河。
“住手!”宁嵇玉额角青筋暴起,情绪几乎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他一点都不舍得对方受伤的人,竟然被别人如此对待,不疯才怪。
他眼下恨不得将这人抽筋扒骨,但如今穆习容在他手上,他没办法轻举妄动。
“你的目的是什么,要我怎么做都可以,别再伤害她。”宁嵇玉一向冷漠淡然的脸上甚至有几分哀求之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