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刚收刀,玉藻忽然扔出了一张符,本来要飞散的灰突然被冻起来,变成了烟雾形状的冰雕。
和马疑惑的看着玉藻:“你干嘛?”
“就这样让她散掉,那她就只是单纯的进入植物人状态。刚刚食梦貘说过她曾经强行破坏学姐的灵魂,结果损耗严重直接免疫系统紊乱。所以我想动点手脚的话,应该能再现这种紊乱?”
玉藻一边说一边变出巫女的常用道具御币,用绑着纸带的那一端在地上绕着赤西的灵魂凝成的烟雾雕塑画圈。
和马挑了挑眉毛:“你是说……把这次的事情,伪装成她玩太投入,结果身体出了问题?免疫系统紊乱能导致植物人化吗?”
“我不知道啊。”玉藻耸了耸肩,开始在画好的圈里面添加文字和其他图案。
和马:“你是东大的学生耶,怎么会不知道?”
玉藻乐了:“这里冒出这个梗,我倒是不讨厌。总之,免疫系统紊乱导致植物人化什么的,比毫无理由突然就植物人了要合理不少。刚好这里还刚刚爆发了细菌疫情。”
和马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但是……”
玉藻停下在地上画图的动作,抬头看着和马:“怎么?”
和马挠挠头,没有马上回答。
玉藻试探着问:“你该不会是觉得让其他人怀疑是我们导致她变成植物人更好吧?”
“怎么可能。我才不想背这个锅。只是……我一点锅都不背,就这么从这件事里抽身了,今后我还能以英雄自居吗?”和马看着玉藻,一脸认真的征询她的意见。
玉藻也用十二分认真的口吻说:“你当然能。你审判并且制裁了罪犯,挽救了将来可能被她残害的人,这是不折不扣的英雄行为。”
和马反问:“可是我违背了程序正义。程序正义虽然必然会导致一些善于利用规则漏洞的人逃脱惩罚,但是它也保证了没有人能超然于规则之上。
“现在我脱离的程序正义,审判了别人,将来我出现了偏颇,谁来审判我呢?”
玉藻暂时停下在地上画法阵的动作,站起来走到和马面前,把御币像拂尘一样拿着,然后还顺便给自己换了一身繁复华丽的巫女装。
巫女装外面的洁白羽织上,印着墨色的鹤纹,镶着金丝边条。
“我一直以来,都尽量以人类的角度去思考和发言。”她对和马说,“下面请允许我以大妖怪玉藻前的身份和立场说几句。”
她顿了顿,稍微斟酌了一下语句才开口道:
“我生来就是强大的妖怪,为什么我会是比较强大的那一个,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作为强大的妖怪,我一直拥有超然于普通妖怪的权力,我理所当然的把雪女抓来消暑,用濡女的炼油来滋养毛发。
“所以很多妖怪——当然还有许多人类,把我视作残暴的妖孽。但是同时我也是掌管丰收和结缘的神祗,时不时也会裁决一些妖怪之间的纠纷。
“因为我有我的原则,有我的善恶观念,这些从未变过,这些指导着我行使我强大的力量。
“和马,你也一样。只要你自己恪守内心的良善,你就不需要别人来审判。”
和马正想点头,忽然又骤起眉头:“不对啊,你在蛊惑我。食梦貘提醒过我的,你是超级擅长蛊惑人类的妖怪。”
玉藻笑道:“我只是在利用我蛊惑人心的力量,来消除你的犹豫。决定要走这条路的,是你自己。”
和马深呼吸。
没错,决定走上这条路的,是他桐生和马自己。
从决定斩杀津田正明那个瞬间开始,自己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
——我认定津田正明有罪,所以毫不犹豫的挥刀,没有一星半点的犹豫。
之后我也连续斩杀了一系列我认定为有罪的人。
没有一个经过程序正义的审判。
我以我的正义审判众生,然后行刑。
同样的,我也以我的正义,决定拯救白峰。
和马想到这,忽然笑了:“事到如今才来考虑程序正义的事情,我是不是有点太伪善了?”
“没错。”玉藻再次开始画地上的图案,“但是,这种伪善我不讨厌哦。该犹豫也犹豫过了,接下来就沿着你选定的路,一路狂奔到底吧。”
和马:“狂奔归狂奔,伪装要做好。拜托你了,鸡蛋子。”
“遵命,主公大人。”
“等一下,为啥变主公了?”
“在日本,家臣就该这么叫主人啊。”
“饶了我吧,比起家臣,我更希望我们是搭档啊,不觉得叫爱博(搭档的日语发音)更有感觉一些吗?”
玉藻抬头,笑嘻嘻的看着和马:“你可想好了,家臣可以有很多个,爱博只能有一个。”
和马挠挠头,犹豫了。
玉藻叹气:“唉,我就知道。男人呐。”
说话间她画完图案最后一笔,拍拍手站起来:“好了!能不能成试试看。成不了的话,就劳烦你背个锅拉。”
和马:“这个锅,仔细想想还挺大的,而且还有可能把你们都带上,比如说什么我们一起玩过激的游戏,导致赤西受不了。”
“确实。那就期待我能成功吧。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啦。”
说罢玉藻闭上眼睛,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晃动手里的御币。
她念的貌似是梵文,这个已经在东大备考范围之外了,和马上辈子也没怎么涉猎,所以完全听不懂了。
伴随着玉藻的念诵,地上的法阵亮了起来。
被法阵光芒照亮的赤西枫那破碎的灵魂,像冰雪消融那样一点一点的化作液体,被吸纳进了法阵里。
和马:“这样就行了?刚刚那些吸纳进法阵里的视觉效果是不是意味着……”
“我把她碎裂的灵魂又塞进了身体里,并且把你造成的伤害,给模拟成了主动消耗的样子。”玉藻解释道,“能不能成,醒来看就知道了。走吧。”
这个走吧说完,她拍了三下掌。
下一刻,和马猛的睁眼,紧接着就被晨光晃瞎了,缓了好几秒眼睛才恢复视物。
整个视野依然残留着绿色的亮斑。
他这时候看到的东西就跟后来网络时代某些老图的“电子包浆”似得。
昨晚因为大风大雨,旅馆窗户都被用木板封起来了,但是现在窗户亮堂着。
由此判断现在天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然旅馆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撤掉木板。
和马坐起来,正好看见玉藻也揉着眼睛爬起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找赤西。
这个时候和马的房间还保持着昨晚的样子,道场的妹子们东倒西歪的睡了一地。
美加子把脚搁在晴琉的胸口,脚底板蹬着小矮子的下巴。
晴琉显然很难受,在睡梦中都皱着眉头,但是昨晚她又是唱歌又是跟猴子对打,累坏了,所以依然睡得死死的。
和马很快找到了被挤到角落去的赤西,手脚并用就奔了过去。
玉藻比他慢一步,等玉藻到了和马已经动手把面朝下睡的赤西给翻了过来。
赤西的额头已经完全湿透,还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挂在脑门上,呼吸也很急促。
和马可是从2020年过来的,对防疫手册倒背如流,一看就知道这个症状是新冠——不对,是免疫系统紊乱导致的发烧现象。
发烧本来就是人类免疫系统的防卫反应的一种,用高体温杀灭侵入体内的“异物”。
用营销号和段子手的喜欢的方式来表达就是“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但是今天你和病毒得死一个”。
而免疫系统紊乱之后,免疫系统把正常的细胞当成了入侵物种,开始攻击,同样也会导致发烧。
和马用嘴型对玉藻说:“奏效。”
玉藻点点头,然后一秒入戏开始演起来:“赤西小姐这是怎么了?”
和马:“发烧了呗,我去叫女将,你来照顾她。”
“好。”玉藻点头,然后拉高声音,“千代子!”
千代子打着呵欠,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矮桌爬起来:“怎么了?我在这……”
“赤西小姐发烧了,过来帮我把她搬到空气流通好的地方去。”
“让我哥搬不就好了……哦,我来了。”千代子清醒过来,对和马挥挥手,“哥你快去找女将她们来帮忙。窗户亮堂着……女将他们来拆过窗户上的木板了?他们怎么没发现赤西的异状?”
废话,那时候赤西大概还没有成植物人。
和马内心这么说的同时,两手一摊:“我不知道啊。”
“行啦哥你快走。赤西小姐出那么多汗,得先给她擦身子,老哥你在不好办。还有把花山也带出去。”
和马环顾四周,找到一个人倒在五斗柜旁边的花山,扛起来出了门。
昨晚花山跟甘中学姐互相对着灌酒,早早就不省人事了。
和马把花山扛到他屋门口,拉开门扔进去。
咚!
“嗷!”
一身轻松的和马转身去找女将蒲岛女士。
**
半个小时后。
陆上自卫队的军医从房间里出来,看了眼和马,又看了看在和马身旁的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竹井会长,叹了口气:“免疫系统紊乱,听说她以前犯过这个病?”
“是啊,”竹井会长点头,“可是那次已经好了啊。而且赤西说不会再复发了。”
陆自的军医摇头:“想什么呢,这个病到目前为止发现的所有病例都是慢性的,多次复发家常便饭。不要看着只是发烧就以为是感冒。现在她的情况很糟糕,建议立刻转送大型医院救治。最近的大医院在仙台,先送过去吧。”
竹井:“那拜托了。”
军医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竹井:“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就拜托了?”
“诶?不是陆自送过去吗?我看有直升机……”
“那可是美军的支奴干,想什么呢!还有,出动陆自的车辆运送平民麻烦事很多的,要找七八个部门要批文,你还是找当地居民租一辆车把人送过去吧。我给这位赤西小姐,还有你们当中的一个人开通行证,可以让你们通过防疫封锁线。”
美国人虽然放过了一堆战犯,但是在给日本栓狗绳上没少下功夫,他们为了防止自卫队又像当年日军那样独走,给自卫队设置了一大堆繁琐的出动手续。
这些都是为了保证现在的“文官政府”能完全掌控自卫队。
后来庵野秀明拍新哥斯拉的时候就调侃过这个,自卫队的武装直升机要使用火神炮对付哥斯拉,要一层层请示,最后到国防大臣向首相请示要不要开炮,首相点头这才下达攻击命令。
優秀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46 雨後閲讀
竹井得到军医的建议,立刻转身跑去租车了,连再见都没说——在日本这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军医倒也不介意,他看着和马:“昨晚你们做了什么?她体内完全没有检查到酒精,应该不是酗酒引发的症状。”
和马:“不知道啊……”
忽然和马想起来昨晚他们玩得兴起做过的一件事,便赶忙说道:“哦对了,昨晚我们玩得开心之后,学呼啸山庄来着。
“正好昨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雨嘛,我们就把走廊的窗户上封的木头拆掉,窗户打开,然后轮流到窗户前迎着风雨张开双臂,大喊‘凯瑟琳,回来把我的凯瑟琳’。”
军医皱着眉头看着和马。
和马:“你没读过《呼啸山庄》?”
军医摇头:“没有呢。”
“那你的人生失去了……好吧这书还没这么神,用不上这个梗。但是呼啸山庄中希斯克利夫在暴风雨中开窗呼唤凯瑟琳这一幕,真的非常经典,非常震撼。很多作品会致敬这一幕。”
军医:“是吗?”
“是啊,比如……”和马差点脱口说出《海猫鸣泣时》,海猫里面馆主呼唤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的场面,就是致敬《呼啸山庄》。
但是海猫鸣泣时还没被创作出来,所以不能说。和马临时想别的辙,却一下子想不出来。
幸好这时候旅馆女将蒲岛女士从医生身后的房间里出来,直接白了和马一眼:“走廊的木板是你们拆的啊?知道今天早上我们清理走廊上的雨水和落叶多费力吗?要不是我们旅馆已经习惯了艺术家们的神经病,我就要罚你们钱了。”
和马挠挠头,连连鞠躬:“抱歉啊。”
被蒲岛女士这么一打岔,军医也不再关心有什么作品致敬了《呼啸山庄》,他换了副说教的表情,严肃的数落道:“就因为你们搞这种事情,导致这位叫赤西的姑娘受了风寒,免疫系统紊乱复发了。以后要好好跟人家父母道歉啊!”
和马连连点头:“会的会的。”
然而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向杀人犯的父母道歉的。
因为伸张正义并没有错,没有错就无需道歉。
军医说教完,哼了一声:“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这位赤西小姐只做降温处理就行了,准备一些冰块,等车过来连人带冰块一起放上去,送到仙台那边他们会有办法的。”
蒲岛女士向军医鞠躬:“麻烦您了。”
和马也鞠躬:“辛苦啦。”
军医点点头,迈着军人的大步走了。
蒲岛女士直起腰,用埋怨的目光看着和马:“你们啊,搞什么不好,学呼啸山庄,我说昨晚我怎么做恶梦呢,原来是你们的鬼叫害的。”
和马:“昨晚风雨声那么大,我们的喊声小意思啦,你噩梦肯定不是我们的锅。”
蒲岛女士叹了口气:“赤西小姐也是惨,去年过来这里,爱人去世了。那时候我就觉得她身体有点虚。今年过来扫个墓,哦豁。唉,这下谁还敢来住我这旅馆啊。”
和马:“放心,我们这边那个像小学女生的小不点学姐,可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会长,这个研究会很多OB是民俗学家,他们肯定很乐意来研究下这里的民俗的。”
蒲岛女士的脸色立刻明亮起来:“真的吗?那可要多介绍他们过来住啊!我虽然不如野田奶奶那么清楚那些事,但好歹也活了六十一年,可以跟他们好好讲一讲这里的民俗!”
和马陪笑到:“我会跟玉藻说的,她看起来应该就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下一任会长了。不过,要接待民俗学家,保险起见您还是养几条狼狗吧。”
“诶?为什么?”蒲岛女士疑惑的看着和马。
“万一民俗学家引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狗可以咬死他们。”
蒲岛女士愣了一下,才拍了和马肩膀一下:“讨厌啦和马君,吓唬老奶奶可不好哟!”
和马耸肩。
**
中午时分,竹井终于弄好了车,把赤西和旅馆从冷库里取出来的一大块冰放在一起,拿着军医开的通行证出发了。
这事情看起来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下午的时候,大岩川侯一制作人找到和马,告诉他自己得到了确定的消息,封锁一周后可以完全解除。
“政府方面发表的消息是发现了新型霍乱,传播力不高,只要保证饮用开水就行了。”大岩川侯一说完看了和马一眼,“我看桐生老师你恢复得这么快,想来这病毒确实没什么大碍。”
和马:“霍乱是细菌引起的传染病。”
“诶?不是病毒吗?我完全不知道呢。”大岩川侯一耸了耸肩,“不愧是东大学生,懂得真多。”
和马听到这句话,摇摇头笑了。
这时候大岩川侯一又说:“桐生老师,以后你私生活得小心点,这次这个事情我们会让公关部门盯着媒体的。我们都相信是你们是在致敬呼啸山庄,结果导致赤西小姐受了风寒。别人可不一定信啊。”
和马点头:“我会注意的。这次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可是拿到了能红遍日本的曲子啊,这次B面曲用的是小林先生自己的原创曲,但您已经写出来的那首请务必也交给我们发行。我们旗下的歌手,您随便挑。就算不是我们旗下的,您也只管提,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促成合作。”
和马看了眼大岩川,大手一挥:“没问题。”
和资本家交易,有时候反而简单,只要让他们有利可图就好了。
接下来,要对抗福祉科技的话,指不定还要利用到骚尼集团的力量呢。
和马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欣赏着窗外的落日。
昨天的一晚上的狂风暴雨,让今天的空气格外的清新。
这时候,和马忽然听见,哑火了几天的村公所的大喇叭又响了起来,播放着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